消失的时间

1
1947
1

少女站在堤岸的边缘,空洞的目光远望着遥远的地平线,夕阳正在没入大海,代表了这一天的终结。脚下的浪花拍击在混凝土浇筑的墙壁上,如泡沫般破碎落下,在落日余晖的渲染下如梦似幻。

身后,公路沿着海岸的形状向着两侧伸展,路边的小店中灯火一个个点亮,来往的车辆不算太多也不算太少,步行道上,行人或是停下来对着将要坠落的太阳拍照,或是低着头匆匆行走,远处的海滩上不少情侣依偎在一起,伴着清凉舒爽的海风漫步,也有人拖朋带友,在细软的沙地上支起桌子,架上烤架,准备来一场烧烤盛宴。

可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少女的存在,没有一个人,即使有目光扫过堤岸,也像是没看见一样,自动将她忽略过去。

“为什么?”

少女的声音如蚊蝇一般,湮灭在循环的海浪声和海风的摩擦中,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了。

环视周围,抬头望了望逐渐暗淡下来的天空,随后她低着头看着海水,一种冰冷,黑暗,窒息的感觉涌上心头,眼中透出一丝恐惧,让她下意识退了一步,但旋即这一丝恐惧被压下来,变得坚定起来。

海风掀动少女黑色的短裙像海浪一样起伏,撩乱了她齐肩的长发,如柳丝一般在风中纠缠,摆动。

深吸了一口气,少女抬起一条腿,一只脚悬空在海面上,只要身子微微前倾一下就将会投入到深邃幽暗的大海中,像童话中的美人鱼将生命化为一簇白色的泡沫。

“死亡果然还是很可怕吧!”

一个声音突兀的插入进来,打破了堤岸上沉寂的空气。

少女猛然转身望去,脚下站立不稳差点跌落下去,一个青年从容地站在那里,之前没有一点声响,无声无息,仿佛是凭空出现。

“你,你能看到我?”少女有些惊愕,张口问出了一个让她自己都感到奇怪的问题。

“这里难道还有别人吗?”青年耸耸肩,笑着说道。

少女愣了一秒钟,身体在风中微微颤抖,忽然她蹲了下来,把脸埋进双膝中,小声地啜泣着,但片刻后又立刻抬起头看向面前的青年,像是要确认他的存在,仿佛是怕他消失了一样。再看到青年确确实实的存在后,少女似乎是放下了心中的担忧,大声哭泣起来,泪水浸湿了她的裙摆。

安静地站在那里,青年没有说话,目光望着海平面上最后一抹余晖,耐心地等待着少女释放着心中苦闷。终于,十几分钟后,少女站起身,拭去脸上的泪水,目光中有了一丝希望。

“这不是梦吧?”

“当然不是”青年笑了笑,“我的代号是L,你叫我L就行了。”

“我是吴晓蕾。”少女也笑着说道。

“我们走吧!”

“去哪?”

“先去你家看看。”

“不要,我不想回去。”吴晓蕾断然拒绝,可是她的眼中却在挣扎。

L望着她,目光很是平静:“你不想知道这一切的原因吗?想要解决问题,首先要去面对问题,没有什么比前往起始之处更加快捷的方式了。”

“所有人都不记得我了,我的同学,朋友,老师,我给妈妈打过电话,她也忘了我的存在,不止如此,我的名字,我的照片,我的记录,关于我的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了,甚至是我的身影也消失了,没有人能看到我,仿佛变得透明,只有我记得自己的存在,看到自己,可是世界已经遗忘了我,我怕……”吴晓蕾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语气有些哽咽,但她控制住自己没有哭出来。

“但你还没有回家去亲眼确认过。”L摇摇头,“你连死亡都不怕了,还有什么不敢去面对呢?”

“一个人只有被忘记,才是真正的死亡,那比死亡更加痛苦,更加可怕。”吴晓蕾喃喃地道。

“走吧,我是来帮你的,请你相信我。”L轻叹一声,他明白吴晓蕾此时的心情。

半个小时后,吴晓蕾和L来到了一栋二层小别墅的门前,这里是吴晓蕾记忆中的家,一点都没有发生改变。

L按动了门铃,站在一旁的吴晓蕾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似乎不想去面对门后即将走出来的人。

“谁呀?”

门后传来一个听上去很年轻的声音,L注意到吴晓蕾在听到声音的那一刻身子微不可查地颤动了一下,再次退了一些,几乎要多到L身后去了。

大门打开,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妇女探出身来,皮肤保养的很好,一根马尾辫束在脑后,再搭配上一身洁白的运动衣,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大学生,完全想象不出她是吴晓蕾的母亲。

“你找谁?”

“吴晓蕾在家吗?”L回头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吴晓蕾,随后问道。

少妇狐疑地看了一眼L身后,可是在她眼中那里什么都没有。

“你弄错了吧,你是不是要找我们家晓茜啊。”少妇说道,随即转身对着房子里喊道,“晓茜,晓茜,有人找你。”

“是谁呀!”过了一会儿,一个少女来到L和吴晓蕾面前,熟悉的声音让吴晓蕾猛地抬起头看去。

面前这个名为晓茜的女孩竟然和吴晓蕾一模一样,声音,外貌,身高无一不同,就好像是从镜子里走出来的,唯一不同的是身上的校服,是来自这座城市的另一所名门高中。

“你是谁?”名为晓茜的少女问道。

“你姐姐还没回来吗?”L没有回答,直接问道。

“你找错人了吧,我是独生子女,没有姐姐。”晓茜奇怪地看了看他,然后又看了看少妇。

“嗯,那,吴伟国教授呢,他还没有回来吗?今天我主要是拜访吴教授的。”L继续问道。

“他还没有回来,今天他还有许多工作要处理,可能要很晚才回来,请明天再来吧!”少妇脸上似乎有些异样,不知道在想什么,但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那真是打扰了,我们明天再来。”

“我们?”少妇向门外看了两眼,除了L,没有看到其他人,奇怪的摇了摇头,关上了门。

离开吴晓茜的家,吴晓蕾走在L旁边沉默不语,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那个叫吴晓茜的人是谁,为什么和我……,长得和我一模一样?”

“你猜不出来?其实你心里应该很清楚的。”L笑着耸耸肩。

“这不可能!”吴晓蕾惊叫道。

“没什么不可能,她是你的妹妹,你们是孪生姐妹。”L呵呵一笑道。

吴晓蕾脑袋里越想越乱,一切都变得疯狂起来,L大概知道一切,却又故作神秘,什么也不说。自己的存在消失,却又多了一个双胞胎妹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真想揪住L问个明白。

“现在去哪?”

“是时候了,我们去真个事件的起点,去找你父亲。”

夜色起,街道两边的小餐厅开始忙碌起来,在街道边支起桌椅,准备迎接各路吃货的到来。灯光照亮了黑夜,饥肠辘辘的上班族在香气的诱惑下,三五成群的找到了自己的目标,给忙碌了一天的自己一顿丰盛的奖励。

“去吃些东西吧,今晚还很漫长。”

不用L说,吴晓蕾早就饿得肚子咕咕叫了,可是她自己没办法买东西,因为别人都看不到她。

进了一个小面馆,L点了一碗牛肉拉面,不多时一碗人气腾腾的牛肉面就端了上来。L把面推到吴晓蕾面前,说道:“吃吧,没人会感觉奇怪的。”随后L便转头津津有味地看起电视里播放的新闻来。

心里有些忐忑,吴晓蕾拿起筷子开始吃起来,她也很好奇,在别人眼中看来他们到底是怎么个样子。

“下面我们来关注世界最新科技动向。”

“中美欧将联合建立世界上首个覆盖全球的人工智能网络,它的出现将会大大加速各个行业高新技术的科研速度……”

“人类低温休眠技术取的突破性进展,首位在低温中休眠一百年的志愿者昨日从休眠仓中醒来,目前正在进行恢复训练,状态良好。低温休眠技术的突破……”

“世界最大粒子对撞机——超级质子对撞机于今天下午全面关闭,进行为期两年的全面维护升级,这也是对撞机运行二十年首……”

“人类基因秘密进一步解码,有望攻破癌症等人类重大……”

全球气温剧烈变化,科学家预计千年之后人类将会迎来新的冰河世纪,但也有人持相反观点全球气温上升将导致海洋时代或全球干旱……

……

吃完面,吴晓蕾将钱压在了碗的下面,与L走出面馆,随后就是直奔他的父亲——吴伟国教授的工作地。

黑暗笼罩,城市的灯火正在身后远去,将喧嚣抛在脑后,剩下的就只有凉风拂过脸颊,吴晓蕾坐在公交车的窗边,也许是在思考,也许是在走神,或许是在为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状况做准备,这一天她经历全世界其他人都不可能经历的事,已经没什么能让她吃惊的了,之后只需要去面对就行了,今夜或许很漫长。

两个多小时的漫长跋涉,让人昏昏欲睡,这条公交线路是专门为城郊的科学技术园区园区开辟的,出了城市就没有站点了,平时车上就没有什么人,而在这样的深夜也只有L和吴晓蕾两人。

车身一晃停了下来,将吴晓蕾拉回了现实,她站起身下车,却发现坐在她前面的L竟然呼呼大睡起来,让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把睡眼朦胧的L拖下车,两人就已经站在他们的目的地前面了——中国高能粒子物理研究院。这里有着全球最大的粒子对撞机,162公里环形加速轨道,最先进五级高能粒子加速器,六个全面粒子碰撞监测点,还有一个专门的小型核电站为其供电,可以维持加速器长时间运转。

走在冷清的园区里,灯火稀少,寂寥无人,只有远处的楼房上有几点灯光亮着,吴晓蕾在很小的时候来过这里一次,现在再次来到这里感觉有些陌生了,不知道他父亲的工作室有没有变化。

根据记忆,两人来到了唯一几个亮着灯的楼下,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吴晓蕾父亲,吴伟国的办公室。此时,吴伟国正在整理着各种数据文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到来。

“爸爸!”吴晓蕾看着父亲的身影,忍不住试着叫了一声。

“嗯?”吴伟国抬起头看去,脸上有些吃惊,放下手中的东西,走了过去,“晓茜,你怎么到这来了?”

听到吴伟国叫了自己,吴晓蕾一头扑进吴伟国的怀里大哭了起来,释放着心中的泪水。尽管她的父亲叫的不是她的名字,但却证明吴伟国是能看到她的,是知道她的存在的。

“怎么回事?”吴伟国一脸莫名地看了看一边的L,抚着吴晓蕾的头发问道:“刚刚你妈妈打电话过来,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我正打算早点回去,晓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爸,爸爸,我是,是……晓蕾,不是晓茜啊!”吴晓蕾低着头呜咽着说。

听到“晓蕾”这个名字,吴伟国身子一僵,目光一下子呆在那里,张口动了动,却不知道说什么。

“你……”

“我们还是坐下来谈一谈吧!”L笑了笑说道。

听着吴晓蕾这一天的遭遇,吴伟国一言不发,他能够体会得到自己女儿这一天是多么的孤独和无助,存在于一个无人能看到的世界那种绝望,只会令人走向死亡。

“谢谢你!”吴伟国对L说道,随后深吸了一口气,讲述压在自己心头十八年的故事。

十八年前,吴伟国的科研团队开展了一次“人造黑洞”对粒子碰撞的研究,就在那一次的实验中,他们首次将“人造黑洞”的存在时间维持了10^-7秒的时间,并观察到了粒子在碰撞“人造黑洞”时的凭空消失和出现的现象。

每次粒子团通过碰撞点产生的“人造黑洞”,其质量都会凭空增加或减少,这完全不符合质量守恒定律,为了弄清楚状况,他们长时间维持加速器运转,终于发现每次增加的粒子的衰变都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加“老”了,好像是从未来穿越而来。

“就好像时间旅行一样,从未来回到过去。”吴伟国说着,看了一眼一头雾水的吴晓蕾。

“后来,我们进行了一次规模更大的实验,而就在那一天,我的女儿们出生了,本来我应该是两个女儿的父亲,但事后,当我感到医院却只有一个女孩出生,我问遍了所有人,可是包括她母亲在内所有人都说我只有一个女儿,就连医院的记录也是如此,我的一个女儿就好像那些消失的粒子一样被生生抹去了,但我记得,我还有一个女儿,她叫吴晓蕾。”

说着,吴伟国从怀中掏出一个有些破旧的本子,打开,上面写了两个名字:吴晓蕾,吴晓茜。然后他的双眼中盯着L的双眼,在等着L的解释。

L摇了摇头说:“说起来其实也很简单,就像是小说中时间旅行一样,把一个东西从过去抹除,那么它将不会出现在未来任何人的记忆了。”

“你的实验创造的人造黑洞实际上就是一个时间门,但它连接的不是过去和未来,而是两个不同的时间线,你所说的粒子消失只不过是和其他的时间线发生了交换,时间门的出现就像是一个分水岭,将一条时间在一瞬间分成了两条,并迅速交换了粒子。”

“但是产生时间线分支,这一点力量是不够的,时间线本身就具有分流性和趋和性,这种小的时间分流瞬间就会被主流合并,但你女儿出生时的那次试验却创造了一个稳定的时间节点,将你的两个女儿放在了两条不同的时间线中,于是两时间线中各有一人消失了,而作为干涉者的你自然保留了记忆。”

“直到今天,加速器关闭,节点消失,两条时间线合二为一,一切都应回到正轨,但发生了异常,本来新时间线应该合并到老时间线中,也就是说妹妹进入姐姐的时间线,可事实却反了过来,这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大概是这二十多年时间节点的粒子交换造成了偏移导致了这个异常。”L缓缓地将一切都解释清楚。

“到底能不能恢复正常?”在一边听得迷迷糊糊的吴晓蕾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放心好了,我就是来解决这个问题的,一切都会得到修正。”L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你是什么人?”吴伟国惊异地望着L。

“我是L。”L随口答道,“那个时间节点是在哪里?”

“是第三碰撞监测点。”

“好了,我们走吧,还有时间。”L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到第二天了。

“我们会怎么样?”吴晓蕾有些急切地问道。

“不会怎样,就当是做了一个梦吧。”L笑了笑。

……

第二天,阳光射进房间,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姐姐,快起来,你要迟到了!”

吴晓蕾揉着眼,打开门,看着自己的妹妹,然后挠了挠头。

“今天怎么了?起得这么晚。”

“我,我好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吴晓蕾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一个梦而已。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匿名 2017-10-26 08:30

悬疑铺垫很好,文笔也细腻到位,但作为小说没有具体的矛盾冲突让读者产生情绪震动,只能作为一篇快餐性文字,可在产生黑洞家人的取舍,无私奉献方面表现。

匿名 2017-10-24 11:06

前半部分文笔、营造的悬疑感都还不错,后半部分对前面设置疑点的解释有点潦草,匆匆收场,虎头蛇尾。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人造黑洞

0
回复 0

投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在微信中访问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