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创世纪

18
2303
0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甚至想不起来自己是谁,但我知道自己原本不属于这里。因为在我的印象中,我原先所在的世界里,一加一是等于二的。

我不清楚这是哪里,因为这里除了我之外,就只是一片混沌。灰色,令人讨厌和沮丧的灰色,像烟雾般围绕着我,使我几乎无法喘息。等等,这么说也许不太准确,它们并不是烟雾,倒不如说是某种蓬松的东西,因为我可以触摸到它。是的,我甚至可以揪下一团来捏在手里。也正因此,我看到了,在这个世界里,一加一是不等于二的。

我也不清楚是怎么看到的。这里没有光源,仿佛全都是那灰蒙蒙的东西充塞在周边,它们并不使我感到拥挤,或许是我令它们留下了这方寸大小的明净空间?总之,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无法离开。

我伸展躯体,想撑起头上的那块灰色墙壁,试图给自己开辟出一块更大的活动空间。但是做不到,因为只要身体一回缩,它们便马上又压了回来。

我不知道它们是不是活的,至少我的身体清楚地表明了我与它们的不同。我不知道自己的脸是什么样子,就我现在能看到的手臂、腿脚以及躯干部分来推测,我的全身应该都是一样的流光溢彩。是的,我的身体闪耀着梦幻的色泽,各种不同的鲜艳彩色在我的皮肤上变化流淌,就像永不停歇的彩虹河流。其中,万千色彩尽备,却唯独没有,如周围那般的灰。

我该做点什么?记忆中有些美好却又朦胧的碎片,却怎么也连不成一幅有意义的画面。能够记得清楚的,就只剩下原先世界里那亘古不移的客观铁律——物理计数原则。

可是,我已经试过很多遍了,这个世界里,一加一是不可能等于二的。

我是这么发现的,我随意揪下两团那种灰色的东西——除了它,这个世界似乎再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把它们相加。可是,奇怪的事情出现了,只要将它们放在一起,它们立刻会像处在同一平面上的两滴水那样迅速地融为一体。更加奇怪的是,融合后的它们无论从哪个角度观察,都和先前的一个一模一样。

需要说明的是,这东西摸起来很像是蓬松的棉花球,几乎感觉不到重量——其实在这里我连自己的重量都感觉不到。我不能测试它是否具有质量,因为不论我用多大的力量,只要它一脱手,马上便会沿着令人费解的曲折路径落向距离最近的灰色墙壁,然后瞬间与之成为一体——惯性定律在此无效,我的力量只限于能够支配我的身体。

另外,无论我多么使劲地揪下来一大块,或者多揪下来几块让其融合,反正只要一脱离灰墙,它们会刹那间全部变成固定一样大小的东西,刚好能被我握在手中。并且整个变化过程中它的手感与质地不变,既不硬也不软。还有就是它们的颜色——一如既往的灰,毫无变化。

这样看来,一加一等于二成立的客观规律,也就只存在我的脑海中了。这一规律难以于这些灰暗的阴影上得到印证,在数学上它们根本无法相加,或者说一加一只能还等于一加一,而融合之后,一加一则完全就等于一了。依据记忆中的理性原则:不能感知区别者,即是同一。

令人恼火的事实就这样在眼前发生。“假若理性不能起作用的话,我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啦!”我大叫道。响应我的只有周围灰壁上荡起的声波涟漪,除此之外连自己的回声都没有。

我有些抓狂,拼命地想要证实一加一等于二,我无法相信如此简单的事情都不能做到的世界,怎么可能会存在?!我用双手紧紧地抓住两团灰色的东西,将它们缓缓地向一起靠近。既然能抓住,就让我看看你是如何从我的任何一只手中溜脱的吧,不然就让我瞧瞧你能怎样带着我的双手一起融合。

眼前的现象让我愣住了。刚开始两团灰球确实无法顺利融合,而是在相互接触的地方形成了一条明亮耀眼的光带,俩灰球似乎是在利用光带避免不能融合的相加,尔后随着我继续让它们靠近,光带越来越亮,灰球似乎有些变形。突然,亮光一闪而逝,俩灰球终于非融合地被加在了一起,但得到的结果依然不是二,而是三!

没错,有别的东西出现了,就在俩灰球之间,那是一个纯黑色的圆形痕迹,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它肯定是一个东西,独立地存在并连接着已经变成了椭圆的灰球。那个黑色的东西缓慢地扩大着,扩大着,“刷”的一下,两个灰球仿佛爆裂的气球般瞬间消失无踪,原来黑色区域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灰球,这灰球的边缘被我拉扯得有些变形,但它的大小、颜色、手感都和任何我能得到的灰球一模一样。

不得不承认,在这个离奇的世界上,一加一可以等于一、可以等于三,却就是不等于二。在这里,不存在客观的加法规则。我放弃了,不再去尝试。

通过实验,我可以肯定那些灰色的“东西”绝对不是物质,否则所有那些现象是不可能得到解释的,没有物质能与自身融合,更没有物质能与自身发生反应,这样的物质不可能存在。即使能存在,也不可能以被感知的形式持久存在。

那么,这些不是东西的东西是什么呢?我的幻觉吗?我在梦里吗?不可能。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甚至记不起来梦是什么,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不是梦。

既然我可以使它们变形,那么几何规律是否能够获得客观证实呢?我惊奇地发现,我竟然可以随心所欲地令自己的肢体变成各种形状,我以前就能这么做吗?记不起来了。

用扭成三角形的手指从灰墙上抠下一块东西,结果很快证明——这个世界里只允许球体以客观自由的方式存在。包括被我强制拉扯变形的灰团也是一样,只要一松手,它立刻就还原成了球体。在测试几何定律时,我发现一个灰球最多能被我拉长大约是原直径的两倍多一点,而两个灰球在被缓慢挤压到一起的整个过程中,它们始终保持着径长总和不超过原先各球直径两倍的水平,即使在黑色区域最大时也是如此。如果把黑色区域看成一种独立存在,那么这表明……三小于二或一?奇怪的规律。

检测减法运算律是否成立时,由于找不到合理的二,我只好把一个灰球分成两部分,既然它们曾经是一体的,现在分开了也就勉强可以算做是一个二,要么是二个一也一样。但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难题,那就是我完全无法把其中一个以客观的方式减去。我必须一直拿着它们两个,否则他们中的一个就会消失,我拿着的就仍然是“一个二”——它与原先定义的那一个二是完全一样的。要是我始终拿着它们两个,对我而言它们就根本没有被减掉,我顶多只能在主观上假装其中之一被减掉了,然后假装二减一等于一是在此世界的客观存在。我甚至想是不是能把其中一个吃掉,但不知为什么,貌似柔软的灰团一到嘴里就根本无法下咽,虽然它们并没有任何气味和味道。

前一个实验同时也证明了除法运算律的不存在,因为事实已经表明这个世界里的一除以二只能等于二。

乘法运算似乎可行,我一手拿一个灰团,总共是两只手,一乘以二等于二还是成立的,我不必非要把它们放在一起,只要数起来对就行了。可事实上这面临着和减法同样的难题,与其说数出的二是灰团倒不如说我是在数自己的双手,只要我一放手,一乘以二马上就等于零了。

我不能把自己的规律强加给这个世界,那不是这个世界的客观,那只是我的主观。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我有着和它不一样的色彩。

我什么都做不了,却也适应不了长久地面对一成不变的灰色世界。许多次,我愤怒地用双手劈砍、抓挠着厚厚的灰墙,企图把这个非理性的世界撕成碎片。可是,它就像是有着无限自我修复能力的怪兽,丝毫不在乎我的攻击。百无聊赖中,我只能以观察自己皮肤上炫丽的色彩来驱赶孤独,我不再测试、不再实验,不再试图弄清楚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发现如果我用力捏握灰团的话,从指缝中会渗透出一种散发着虚幻的荧光般的东西,这东西舔食起来能给我带来一丁点清新的口感,恍惚中如同家乡的味道。从那之后我便迷恋上了这种食物,得到它非常容易,尽管被吸干后的灰团会完全变成黑色,但只要松手它便会如暗影一般消失得干干净净。

我就这样闭着眼睛,随手揪下一块灰团,使劲一挤、一吸,再揪下一团。任凭脑海中杂乱无章地闪过一堆堆莫名其妙的记忆片断,不再努力回想也不再寻求意义。

直到“混沌场”三个字像霹雳一样闪过,才惊醒了我的异世界迷梦。我想不起这学说是谁提出的,我的老师、我的朋友、或者是我自己?诡异的是,我清楚地记得这学说的每个细节及由它的大胆假设和荒谬推论引发的批评和嘲笑。那是个试图解释外宇宙空间存在方式的学说,按照它的说法,宇宙之外,没有物质,没有空间,只有幻影般的混沌场充斥着所有的维度。混沌场本身没有规律,它不动、不变,绝对地静止,直到某种高能量的规律场将它扰动,那意味着新宇宙的诞生。

我仍旧想不起自己是怎么来到宇宙之外的,因为所有的信息都会被阻留在那个宇宙的内部,除了描述基本逻辑规律的承载主体属性的纯能量。透出来的我早已经不是生命,我是一个场,一个被抛离了的旧宇宙的代表。在这里,我无生无死、无爱无恨,也不知何为恐惧和不安。

也许我从来就不是个生命,我的知识就是旧宇宙场本身表现出的规律性震荡,我的自我只是相对于混沌场而产生的伪意识,我的记忆不过是一些不可还原的能量序列碎片,而关于混沌场的记忆则是某个旧宇宙中的生命异想天开的设想。有可能,就是那个异想天开的生命进行了超高能级的物理实验,才使我被抛了出来。碰巧,那个设想是正确的,然而这一点只有我才能证明。

睁开眼,我身上的色彩已不如以前那么光鲜。混沌场正在将我同化,也许这其中就有那种散发着荧光的次生力场的作用。总之,要完成新宇宙的创建我就必须赶快完成自身的闭合式自组织构造,防止场能量的进一步无效耗散,并假借对混沌场的扰动创造有形的物质核心。向绝对的静止中注入我的意志——也就是永恒的规律!

我用已有些疲惫无力的双手挖出自己的眼睛,将它们放在合适的相对位置进行全局性的自我观察。一瞬间,量子动力的斑斓色彩坍塌成了坚硬的物质实体。我看到,原本灰色的混沌场在剧烈的能量干扰下褪变成了光和影的两种次生场,如源源不绝的阴阳气息灌入我那两个空空如也的眼洞中。

大量的次生场填充起了坚强的多维骨架,支撑起了广袤的星际空间,我的身体开始膨胀、变形,真正的孕育才刚刚开始。我的双眼依旧在静静地观察着、欣赏着,无论多久,这值得期待,因为就在那里,我梦寐以求的理性的客观世界终将出现!

看着无数由虚空中诞生的跳跃粒子,我忽然觉得自己也许应该有个名字,这个世界将要有的一切也都会有属于它们的称号。作为开天辟地的始祖,我将自己取名为——“盘古”。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匿名 2017-11-06 19:16

作者大篇幅进行描述数学思辨,这样导致文章稍微有一点枯燥。还好后面写到宇宙时巧妙地用到了思辩思想。。

匿名 2017-11-06 15:14

很有新意,描述了一个宇宙之外的宇宙,在这个宇宙里,原有的物理规律失效,新的宇宙将在混沌中诞生。

匿名 2017-10-25 16:20

科幻设定很有新意,叙述角度把握得也很好,看得出来,作者有比较深的科幻创作功底;但似乎对短篇作品把握得不够好,作为小说门类,短篇小说仍然需要有完整的情节,即使是科幻,也需要如此吧。否则完全靠结尾处的一个亮点,不足以支撑起一篇优秀的小说。

匿名 2017-10-23 08:46

精妙的叙述角度,作者并不拘泥于国内被视为标杆的文章风格和结构。在意识的思考和实验里,成功描述了一个抽象的难以理解的处境。

匿名 2017-10-19 00:20

就设定而言,本文兼顾了创意和科学性,语言平实通顺,描写详尽,画面感强,充分地向读者展示了一个异于寻常的世界。不过作为一篇小说,本文在情节设计上着墨较少,叙事寥寥,不够完整,望能对此进行补充。

匿名 2017-10-18 22:13

文字有些生硬晦涩,这是由于文章本身的设定决定的,从这种散文化的叙事角度来说,硬核的主题已经被较好的诠释。思辨类型的主题原本就异常难懂,能把思路表现的在清楚一些就更好了。

匿名 2017-10-18 12:06

作者的语言非常细腻,将一个很核心的设定娓娓道来。但是科幻小说需要做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过于散文化的语言降低了小说的阅读性,也容易使读者不容易进入到你的核心架构中去,成为了该小说的短板。希望作者在之后的创作中能够兼顾二者的平衡。

匿名 2017-10-17 23:01

也许作者有更好的表达方式,而不是执着于1+1=2这类的数学思辨,这样使后面的哲学思辨能够来的更加合理。在之如果从最基础的公理,到最后的宇宙万维,这些思辨来得太快了,给人在阅读上造成不小困难。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投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在微信中访问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