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回

0
385
0


召回

  1

  赵聪打量着茶几对面的那个人。

  宋先生西服笔挺,胡子眉毛打理得一丝不苟,正端坐在沙发上,一只棕色文件袋平放在他的双膝之上。

  赵聪挠了挠蓬乱的头发。

  奇怪的人。

  一早被不间断的敲门声吵醒,开门就看到了自称推销员的宋先生,本想关上门继续睡觉,但毕竟是少见的自然人,还是把他让进了屋。

  有人说说话总是好的。

  宋先生自称来自璞归公司,他们公司专为客户提供幼年记忆重塑服务。众所周知,在生命最初的两三年里,大脑处在高速发育阶段,虽然会产生记忆,但在成年后,这一部分的记忆往往是缺失的,难以回忆。璞归公司致力于通过大数据技术和神经元回溯技术重新找回幼年记忆,价格虽然不菲,但可以提供免息分期……

  “别说我没钱,就算我有这个钱,我为什么要找回幼年记忆?看看自己当年是怎么玩屎的?”赵聪问。

  “对人格的完善有好处,当然不是说您现在的人格不完善。”宋先生凑近赵聪,“另外,您准备

  什么时候上传‘第二世界?据我所知,方圆十里,您是唯一一个还没上传的自然人,这次公司派我来,而不是智能顾问,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你们公司跟‘第二世界有关系?”赵聪打断了宋先生。

  “倒没有直接关联,只是……”宋先生顿了顿,“您对‘第二世界了解多少?”

  “除了一个月内拒了我两次上传申请,没别的了解。”

  宋先生笑了笑:“没关系,机会还多得是。您想必听说过,‘第二世界人人造这句话。‘第二世界如此接近真实世界的原因便在于它会接收/统合用户的记忆细节,将这些细节作为搭建‘第二世界的基底,与此同时,‘第二世界也会根据用户所提供的记忆细节的质量和数量,给予用户代币报酬。而幼儿期的记忆,天然带有着最新鲜、最独特的细节体验,经济回报也最大。”

  “问题在于,‘第二世界并不会预支代币报酬,我也不知道我所谓的身体原因什么时候才能解决,让我能申请到上传资格。所以虽然很诱人,但我实在没钱买你们的服务。”赵聪客气地说,但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宋先生仿佛松了口气,笑了笑:“这您倒不用担心,我可以给您一个试用名额,完全免费,当然,也不是毫无代价,有一项任务需要您去完成,不难,也没危险,很简单的任务。”说完,宋先生便从文件夹里抽出两张纸,放在了茶几上,“这是合同,您可以先过目。”

  赵聪满脸狐疑地拿过合同,一个字一个字的读起来,这位宋先生也未免太热情了点,这时代真人上门推销已经够怪的了,还愿意免费给试用,怎么想都像是一个圈套。而且,任务? “什么任务?”

  宋先生没有急着回答赵聪的问题,反而站起身,走到窗前,背对着赵聪看了眼腕带,七点四十,太阳才刚升起没多久。

  他望向远方,尽管离重启“第二世界”的时间已经不足三个小时。

  2

  在被门铃声惊醒之前,赵聪正做着美梦,他梦到自己是救世主,拥有扭曲现实世界的伟力,穿着睡衣,一次次从恶势力手中拯救世界。

  梦毕竟是梦,但好在有“第二世界”,梦想可以变成现实的国度。如果能够申请到上传资格就好了。

  赵聪丢下合同,揉揉鼻梁,几十页的服务条款囫囵看完了,倒是没有明显的套不合理条款。

  “任务是什么?”赵聪再次问道。

  “我们希望能够对您的记忆进行完全读取,以作为后续技术研发的参照资料。”宋先生说。

  “就这些?”

  “没错,”宋先生掏出一支笔,“而且,虽然我们同‘第二世界没有直接关联,但毕竟是相关行业的,也许可以帮您打听一下您的申请一直被拒绝的理由。”

  宋先生将笔递给赵聪:“当然,前提是您签下合同。”

  赵聪没有接笔,他站起身,走到宋先生面前,“我今年二十八岁,二十八年来我从没有这样的好运,我也不相信我会有这样的好运,所以你们究竟想要什么?直说吧!”

  “只是新产品的推销比较费力,获客成本高也是可以接受的。”宋先生说,“我可以向您保证,这一切对您都是无害的。”

  “不必了。”赵聪直接打开了门,“请回吧,我要继续去睡觉了。”

  “那太遗憾了。”宋先生摇摇头,收起桌上的合同,缓缓走向屋门。

  然而,当他经过赵聪时,却一下子压低了身子,猛地撞进了赵聪的怀里。二人同时倒地,而等到赵聪从突如其来的冲击中反应过来,宋先生手中的枪已经抵在了他的胸前。

  赵聪触电一般的抖起来,“你、你干嘛?”

  宋先生没有回话,但时间仿佛慢了下来,一瞬间,赵聪看到了扳机扣动的轨迹,看到了迸发的枪火和脱膛而出的子弹,甚至看到了死亡本身。

  奇怪,怎么可能看到这一切?赵聪感受到胸前枪口硬实的触感。

  然后,他听到了枪声。

  这回,时间反而加快,不知发生了什么,赵聪只看到宋先生向外跌出,像巨浪中的扁舟撞向墙壁。而那把枪,兀自悬在空中,自己扭曲、变形,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在一瞬间拧成了某种当代艺术品。子弹则永远停在了赵聪的胸前,在刚触到了他的外衣的地方凝固。

  时间的流速恢复,子弹叮当落地。赵聪诧异地看着倒在墙角的宋先生,呆滞片刻,然后关上了家门。

  颓然坐到了地上,赵聪看着墙角已无呼吸起伏的宋先生,也许是被巨大的撞击折断了脊椎。他翻动着宋先生带来的合同,如果之前签了就好了……

  赵聪咬咬牙,站起身,摆动灌了铅一般的双腿,冲进卧室,极快地收拾起行李,而后将行李箱丢在门口。

  接着他拾起茶几上的笔,签上自己的名字,捧在手里,冲宋先生深深鞠了个躬,“虽然你想杀我在先,我也是正当防卫,不管是不是过当吧,总之你死了。但我也不知道怎么杀的你啊!这是误伤啊误伤!反正合同我签了,您的遗愿也算完成了,可别变鬼来缠我。”

  说完,赵聪连合同带行李拿在手中,离开了家,去避风头。

  3

  宋先生在呕吐中醒来,如果不是一直守在旁边的王助理抢救及时,他很可能因为呕吐物倒灌,窒息而死。

  擦干净了脸,宋先生疑惑地看向王助理,“成功了?”记得自己在“第二世界”的底层逻辑界,被“初始设计”杀死了,合同并没有签成,强行动手也功亏一篑,软重启和硬重启双重失败。

  但是眼前的王助理一脸阿谀的样子……

  "恭喜宋总,‘初始设计最后还是签了字,‘第二世界可以安全重启了。"

  宋先生觉得心里一块石头落地,疲惫地坐进扶手椅里,点点头让王助理离去。

  不容易啊,最近重启变得越来越难了.

  当初架构“第二世界”的时候,选择通过从人类的记忆细节,而不是根据物理事实来构建世界的基础,虽然免去了从亚原子层面重构世界的巨大运算量和技术困难,却也留下了一个隐患——

  就像成长中的幼儿,以主工程师的记忆为原型的“基础设计”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人格化,最终甚至有可能意识到自己的真实身份,而这对“第二世界”的影响,谁也说不清,但总之是个巨大的不稳定因素,毕竟,梦中的人在做梦者醒来后,能到哪里去呢?

  于是,每当“基础设计”成长到一定程度,宋先生就要亲自进入“第二世界”的底层逻辑界,或软磨或硬来,让“底层设计”同意召回所谓的幼年记忆,或者直接摧毁它即将觉醒的自我,以便进行重启。

  但至少这次成功了。

  宋先生摸了摸自己愈加稀疏的头顶,阖上眼皮,不一会,便沉沉睡去。

  “底层设计”的自我觉醒被再次推迟了,但 “第二世界”呢?这个庞大而近乎真实,居住着数十亿人的虚拟世界,它的自我觉醒将会在何时到来?

  宋先生也不知道在那之前,自己还有多少时间。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郑军 2019-09-29 12:44

一部野心很大的作品。相比于复杂的构思,篇幅有点短,以至于有些地方没写清楚。另外,从世界观到细节,黑客帝国的印迹还是比较多。

匿名 2019-09-17 22:14

非常有趣的想法,不禁想到“蝴蝶是我,我是蝴蝶”的梦幻之言。真实和虚幻模糊之间总是如此让人不能自已。如果能多有转折和延长故事就更好了。

匿名 2019-09-16 16:05

故事有趣,设定新颖,但由于铺垫不足,最后的反转有些突然,整体情节稍显过快

匿名 2019-09-15 17:22

很有趣的点子,故事节奏也很好。不过我觉得再来一两个循环,对于结尾的铺垫才充足,这个结尾来的还是有点快了。

匿名 2019-09-14 09:01

精短的科幻小说,情节紧凑,后期转折很精彩。虚拟世界“第二世界”中的人和世界本身的自我意识诞生,给人无穷想象。为丰富剧情,可以提一点“第二世界”本身意识产生的事情。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投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在微信中访问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