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柏星的黑雾

36
497
0
先看评语
· 有点“玄幻”的科幻小说,“黑雾”更像是一位“神仙”。故事总体较为流畅,但可读性不强,建议作者精炼语言,增加科幻元素,提高可读性。 · 文章通过一个描写的黑雾的情况,写出了一个陌生世界和人们的理解,很像是电影《湮灭》的剧情。这样一个黑雾,它会根据人的思考来具现化东西,通过一个高潮情节,两个同样人的出现,让人们明白了黑雾的真实情况。最后,提出了设想,可能猫就是姐姐的化身。这样一个令人深思的结尾也是众多科幻小说引人注目的部分之一,非常的棒。当然文章有一些缺点,前方的铺垫略有平庸,而且很难一步进入主题,然人并不能很快建立起系统化的逻辑。这里可能还可以进行修改。总的来说,完成度非常高。 · 关于异域中能够与心灵互动的黑雾的故事。故事结构相对完整,戏剧冲突比较明显。对异域的描写带有些许《湮灭》的感觉,细节丰富,特别是关于黑雾中的情节,运用了大量的笔墨,具有较强的可读性。但关于能够满足内心声音的异生命,即文中黑雾的设定,就目前所见的内容,还是有点陈旧,如果基于科学性的某些点子让设定更加丰富,可能有助于让故事更加充实,减少灵异的色彩。 · 中规中矩的故事,铺垫和环境描写营造的气氛都很好,虽然在具体人物心情动作的描写上还是差了点。读着没什么新鲜感,但起码不烂。

严立羽提交申请书时,并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立刻进入已经废弃的翠柏星一号研究所。原本,他只是认为自己以“星球探索预备队成员”的身份来申请参观学习会比较顺利,但事情的发展也太顺利了。

等他终于静下心来,已经穿好防护服,由研究所的前辈,也是自己姐姐的好友,秦亦可带领着,穿行在迷宫一般的树林里了。

他们的运气不够好,到处移动的黑雾这几日一直在朝这片树林移动。择日不如撞日,加上严立羽又捡了只猫咪似的小家伙,两人穿戴好防护服便朝旧研究所进发。

“当队伍第一次踏上翠柏星时,没人会想到自己将面对什么。我们确实提前做了不少准备,考虑过会遇到与地球不同的生命形式,但我们直到失去好几名成员,才反应过来自己面对的是什么。”秦亦可说起过去,就像在翻一本艰涩难懂的书。

严立羽走在她身后,身上的防护服让他很难以轻松的姿势抱着那只怎么也赶不走的黑猫。他听到秦亦可的话,知道她即将说出自己最关心的内容,但还是让话题缓了缓,他想自己也许还没有做好准备。“亦可姐,我们这样直接进旧研究所,真的没问题吗?”

“穿好防护服就没事,别担心。”

“可我的参观申请还没被批准。”

“已经提交了就没问题,而且你自己也很想来看看吧?毕竟是你姐姐……失踪的地方。”秦亦可选了个比较温和的词来指代自己回不来的朋友。她拉了拉和严立羽之间的绳索,又叮嘱了一遍,“跟紧我,别松开绳索,也不要乱想。进入黑雾还是有一定危险的。”

严立羽对黑雾的全部了解都来自公开报道——翠柏星目前已经开发的土地上,存在几处独特的自然现象,这些地方常年弥漫黑雾,有时还会变换形态或迁移位置,黑雾之中却又不是寸草不生,反而还有繁茂的小型生态系统。可对于黑雾是否是生物,大家意见不一。

“不要乱想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你下午在博物馆也看到介绍了,有些人认为黑雾是一种生物,具有一定的自我意识。我也说不准具体是怎样的,但我觉得它们确实会对人的意识作出反应。虽然防护服可以隔离黑雾,但保险起见,你还是不要想东想西。”

“那么,那时的事故也是因为这个吗?”

严立羽的问题对秦亦可来说很是尖锐,她淡淡地回了一句“无可奉告”,但脑中还是不自觉地闪过一些旧研究所的片段。

开拓新边疆从来不是轻松的事,但来到翠柏星之前,人类已经积累了许多开发新星球的经验,所以前期的工作开展得很顺利。何况,翠柏星是一颗温柔的星球,它的大气组成与地球相差无几,首先就省去了改造大气的繁重工作。

那与黑雾接触又缘起何时呢?

这个问题,秦亦可过去几年想过很多遍,也许是哪天的植物样本,也许是哪天的动物样本,又或许是哪天破损了的防护服。但终究她还是没能理出头绪,再后来,她只好告诉自己,木已成舟,纠结起因已经没有意义。

不管如何,等到黑雾真正被探索队注意到时,大家才意识到这颗星球的特别之处。最初,黑雾是远处地平线上的阴影,后来,它成为了每个人心中的阴影。

秦亦可还记得,在黑雾靠近研究所时期,严木羽站在玻璃窗前说道,“哇,这可真让人大开眼界。”

“这东西还真是少见。”耳机里传来严立羽的声音,带着些电流声。

“是的,人类现在就是一个正在探索世界的新生儿。”

“同——滋啦——”

“立羽?!”秦亦可警觉地拉了拉绳索,转身寻找青年的身影。缺少阳光的树林里不见人影,她连忙打开探照灯,试探性地往回走。这片树林里植被虽然低矮,却非常繁茂。他们来时走的是秦亦可熟悉的“路”,但对初到此地的人来说,与树林里其他地方也无异。

眼前的枝叶忽然晃动起来,秦亦可顿时紧张了起来,旧研究所的一切瞬间离开了她的脑海,她的全部精神都放进眼前树林伸出的黑暗里,等待着,等待着下一秒可能扑面而来的——

“亦可姐!”

直到秦亦可看到严立羽从暗处走出,心中的石头才落了地。她松了口气,见青年拍了拍头盔,“这林子里似乎信号不好,幸好还有绳子系着。”

他怀里的猫倒是不吵不闹,甚至还打了个哈欠,仿佛是来兜风。

两人继续前进,严立羽像是闲不下来,接二连三地问着问题,大多是关于黑雾里的生物以及旧研究所的工作情况。秦亦可能答则答,也不禁感叹姐弟两人如出一辙的好奇心。

“亦可,亦可!你快看这个!”

在研究所时,木羽常常带着新发现来找秦亦可分享。那些令木羽惊奇的东西并不总是新研究成果或发现,有时,仅仅是看到一只昆虫跳起,都能令她欢呼雀跃——世界在她眼中总是崭新的。

相比之下,秦亦可是个安静的人。在工作上,她完全理解木羽的喜怒哀乐,但生活中,她常常不能自然流露自己的情绪。身处远离家乡的异星,队员们心中或多或少有些不能畅快表达的心思。

“你跟你姐真像,对世界充满了好奇。”秦亦可忍不住说道。

“是吗?”青年的声音听起来不以为意,“很多人都这么说。”

“你听起来不怎么相信。”

耳机里传来一声气流声,想必是严立羽叹了口气。他接着说道,“我不知道姐姐在别人眼中是什么样,但在我看来,她很遥远。

“小时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姐姐就不怎么和我呆在一起了。她总是很忙,她要花时间去做她喜欢的事,生物研究、异星生命科学,还有好多我那时还不明白的东西。

“长大了也是一样,她很少和我们谈学习、谈工作,甚至连生活也是三两句话就带过,‘我很好’‘老样子’‘还不错’。这让我觉得,姐姐她大概是不喜欢我们这个家吧,她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严立羽怀里的黑猫这会儿忽然躁动起来,亮出爪子,对着他的防护服又抓又挠,他伸手抚摸猫咪,试图安抚这个小家伙。

秦亦可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严立羽眼中不称职的姐姐,只好叉开话题,“林子里变得更黑了,探照灯开高一档,别分心。”

严立羽低头调整探照灯,一道黑影闪过眼前。

“呃,亦可姐,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过去了?”

耳机里无人应答。

严立羽又喊了一遍,仍然只能听见通讯中的底噪。他拉了拉绳索,发现不知怎么已经松开。

“开什么玩笑,不是说好不要松开的吗?”

顾不上去想为什么发生这些,严立羽顺着刚才的方向继续前进,并继续在无线电中呼叫,期望缩短距离后,两人能重新联系上。但这次没有刚才那么幸运,越来越多的植物扫过他的腿,拍打他的身躯与臂膀,严立羽的脚步也愈来愈不自信。

走了不知多久,严立羽停下了脚步,被翠柏星上他还没来得及认识的植物环绕。他拒绝承认自己迷路了,不过是暂时绕了点路。怀里的猫咪此刻扒在他的胸口,又在不安分地抓挠,小嘴张张合合,但严立羽听不见它的叫声。

“好吧,小猫咪,我们休息一下。”他坐下来,试图让猫咪离开自己的胸口,但努力了半天也只是让它从“在胸口胡闹”变成“在手臂上胡闹”。但这仍然是暂时的胜利,至少现在严立羽不用担心胸口的防护服会被猫咪锋利的爪子挠破,而手臂上是由聚合材料制成的面板,甚至不会因为挠抓而留下印记。

“好了,小猫咪,虽然我也不确定你到底是什么生物,先别闹了,我得想想眼下怎么办。”

但这只长得像猫的外星生物仍然没有停下的意思,严立羽知道隔着防护服的头盔,它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他说话只是为了让自己感觉好一点,过于安静的环境会显得诡异。

严立羽想起在树林外捡到它的情形,它像是认定了他似的,一抱开就吵闹得不行。本来,严立羽也没有打算今天来参观旧研究所。虽然他早就递交了申请书,早晚都会进来,但这只小猫咪又叫又闹,唯有接近树林的时候才会安静,又恰好遇见在博物馆工作的姐姐的好友,便提前了自己的旧研究所之旅。

“可以说都是因为你,我才今天进来的,所以现在安静一点好吗?”

忽然,严立羽像是想起了什么,打开手臂上的面板。

“原来你是想告诉我这个?”

严立羽确认了一遍防护服的各项功能,打开了其中的定位功能,屏幕上有且仅有两个预设坐标,一个是林外的准备区,另一个是研究所。

“谢谢你啦!看来以后学到防护服知识的时候可以轻松一点了,我可是不会输给姐姐的人,虽然她永远都会是我的偶像。”

再次启程的严立羽心中比方才要轻松一些,这次他不是漫无目的地在树林中游荡了。但是路却比刚才要难走一些,地上像是生出许多藤蔓,一不留神就会被绊倒。严立羽本想快些到研究所,但走得磕磕绊绊,不得不放缓脚步。他怀里的黑猫神情也不似刚才那般可爱了,它缩在严立羽怀中,微弓着身子,毛发耸立。

冷不丁地,黑猫纵身跃到地上,似乎在低吼。严立羽蹲下来,想再把它抱起来,却没有成功。黑猫躲避着他的怀抱,露出狰狞的表情,不肯乖乖回到她的怀里。

“嘿,小猫咪,快过来。”严立羽抓猫咪抓了几次不成,便转换方法,自己继续向着研究所的方向慢慢前进,“那你跟着我走好不好?”

严立羽侧着身子,挪动脚步,继续说着猫咪听不到的话,“不快点的话,防护服可能就没——”

他的话戛然而止,本该是地面的地方忽然空无一物,他整个人无处着力,直直向下跌落。一切发生得太快,严立羽还没反应过来,身上就接连受到撞击,他因为吃痛而不断发出闷哼。双手想要抓住什么,可身体在翻滚中无法控制四肢。他像一颗石子滚落,探照灯的灯光在眼前忽明忽暗,脑袋也在头盔里前后左右颠簸撞击。

最后,他停下了,伏卧在地上。身上各处的疼痛一起袭来,让他分不清哪里更疼。但最糟糕的是,他觉得头很沉,四周一片黑暗,重力和伤痛让他很难抬起头或是挪动身体。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一切似乎都被黑暗吞食了。

“立羽,醒醒。”

严立羽听到了声音,他睁开眼睛,一瞬间的光亮让他下意识地抬手遮住眼睛,却因牵动到伤处而引发了不小的疼痛。

他只好静静等手上的疼痛散去,才再次缓缓睁开眼睛。是秦亦可在他面前,两人的头盔不知何时被摘了去。虽然不知为什么秦亦可会同意摘下头盔,但严立羽确实觉得开放的空间让自己感觉更舒适一些。说不定,自由呼吸就是伤员的特权。

“亦可姐,我怎么了?”

“你摔下来了,不过没关系,你会没事的。”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没事,你可以在这里好好休息。”

“好。”

“立羽——!立羽!”被摘下的面罩里传来一个声音。

伴着急促的脚步声,又一个秦亦可出现了!她还好好地穿着防护服,严立羽看到头盔里的她大口喘着气,应该是一路奔波而来。

“这是……”

严立羽和刚来的秦亦可都惊住了。

“立羽,戴上头盔,我说过要穿好防护服。”秦亦可伸手指了指严立羽的头盔,示意他戴上。

但先来的那位明显不同意,她站到二人之间,阻挡了他们的视线。“他不需要。”

“他需要!”秦亦可大声呼喊,确保还没戴上头盔的青年能够从头盔的通讯设备中听到自己的声音,“至少戴上你的耳麦!”

严立羽用不会让手臂太疼的姿势,艰难地从头盔里拆下耳麦戴上。

“我不确定你是谁,但我差不多能猜到,我不会再让你伤害别人了。”

严立羽不明白秦亦可的话是什么意思,但他看到秦亦可说完,就朝自己眼前这个没戴头盔的亦可姐冲过来,扭打在一起。她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与其说是搏斗不如说,是试图用手里的东西触碰对方的身体。

“等等,住手!”严立羽还没有完全从摔伤中恢复,更加搞不清眼前的状况,纷乱的打斗声更加剧了他的头疼。

“你快走!”耳机里的话参杂着电流声。

“不要乱跑。”另一位又给出了截然相反的建议。

“你们不要、再打了。”严立羽勉强支撑自己站起来,深吸了一口气,背靠一块岩石站着。

戴着头盔的秦亦可显然并不打算停手,但不知哪里伸出一条藤蔓,缠住她的脚往后拖。她重心不稳,一下摔倒在地上,尖叫着用手中的小东西刺向脚上的藤蔓。那藤蔓便立刻像抽筋了一般,缩了回去。

严立羽想起无数次在虚构作品中读到过的故事,一模一样的两个人站在自己眼前,一真一假。按照套路,应该由他找出真正的秦亦可,然后想办法逃走。天知道另一个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又想干什么。

摔在地上的秦亦可终于获得片刻喘息的机会,她站起身来,抓住仅有的时间询问严立羽的伤情。

“我不知道,我觉得我脑袋可能流血了,然后浑身都疼。”

“你的猫呢?”

“猫……不知道,可能刚才自己跑了。”严立羽喘了口气,强打起精神,接着说,“那么,亦可姐,呃……头盔姐,你们先别打架。说说你们打算把我怎么办?”

他不想增加自己的负担,决定把想出路的办法交给对方,也为自己增加一些生的几率。

“呆在原地,等待救援。”亦可姐的回答简洁明了。

头盔姐皱起眉头,“可能的话,带你回旧研究所,处理伤情。不行的话,在这里等待救援。”

“怎么呼叫救援?”

这回,亦可姐沉默不语。头盔姐举起右手,打开其上的面板盖,“这里有个红色按钮,按下就好。”

严立羽也打开了自己的面板,按下那个意味着危险与救援的红色按钮。如果这个办法有用,他希望能早点起作用。

“最后……”他闭上了眼睛,“说一件只有亦可姐自己知道的事吧,证明你自己。”

“希望你早日从悲伤中走出来。”

严立羽看向头盔里的那位,对方紧闭双唇。她并不知道身边那位说了什么,但她确信自己想到的事是这位青年不知道的。她犹豫着,最后,她挪开目光,轻声说:“是我害死了你姐姐。”

“什么!”严立羽感觉眼前发黑,探照灯的灯光似乎又不够亮了。

耳机里又传来了声音,“你姐姐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因为黑雾失踪,但主要原因在我。”

严立羽觉得身上阵阵发冷,“为什么?”

“她都是为了保护我。”

愚蠢的理由,严立羽觉得说话也变得艰难。

“这次换我来保护你。”

严立羽跌坐回地上,看两人又扭在一起。头盔姐刺中了秦亦可,对方发出低吼,向后退去。原来那是根电击棒,他不知道这防护服里竟还配备了这种武器,他还没来得及和秦亦可学习了解完整件防护服的功能。又或许,那只是她自己准备的武器,为了应对这样的棘手问题。

头盔姐的胜利没有持续太久,她很快被不知哪里长出来的藤蔓勒住手脚,纵然她又拿出了匕首,但藤蔓源源不断生出的速度比她切割的速度更快。

“立羽,立羽!”

严立羽被耳机里的声音拉回了神。

“想想办法,我被缠住了。”

“我该怎么帮?”他试着活动身体,却发现双腿不知何时被藤蔓缠绕,动弹不得。“我的腿,被缠住了!”

“想象力,用你的想法,救我们!”

严立羽看到没戴头盔的亦可姐向他们走来。

说不定会死在这里,这样想着,他果真看见对方手里拿着一把刀。

“别想他们怎么对付我们,想想我们怎么对付他们!”

可是慌乱之中,严立羽脑子飞快闪过的都是最糟糕的结局。黑雾越来越浓,他渐渐看不见头盔姐了,他要一个人面对未知的敌人,一个受伤的、手无寸铁的自己要面对一个健壮的、手持武器的鬼知道谁。

“我们、想要、食物。”

他听到无数个声音合在一起,缓缓说道几个模糊的词。

更糟糕了,他今天要变成别人的盘中餐了,今天本该更加美好的。想到这里,严立羽心中不免有些悔恨,他不该搭理那只来路不明的黑猫,不该深入这片树林。他紧闭双眼,希望可以减少一些恐惧,他希望这个怪物的脚步可以慢一点,希望她会被路上的藤蔓缠住手脚,希望戴着头盔的亦可姐能够早些挣脱藤蔓,过来救他。

严立羽在脑海里反复说着,别过来!

于是,那脚步真的慢了下来,藤蔓在地上细细簌簌爬行的声音也渐渐消失。

“干得好,立羽!”

耳机里忽然传来了秦亦可的称赞。又过了四五秒,严立羽才慢慢睁开眼,确认眼前的情况。眼前的那人模人样的怪物确实被藤蔓缠住了手脚,正在挣扎,手中的刀也不知所踪。

秦亦可跑到他身边,帮他戴好头盔,又扶着他往远离那怪物的地方挪动。秦亦可时不时地往后看,确认那东西没有跟上来。但严立羽毕竟是个伤者,两人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快速行走。

就在两人在灌木间行走时,严木羽忽然被人拉住了防护服的后颈。他听到秦亦可大喊着“不要”,便松开了扶着他的手,转而去拉开那只攫住他后颈的手。他瞬间失去了支撑,又跌倒在地,一边无力地挣扎,一边在地上被翻滚拖行。

严立羽这次实在想不出逃脱的办法了,他分不清方向,头晕目眩中他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还没有达成。

本想来了解一下姐姐生前的工作,没想到直接搭上了自己的命。但这样一来,也许就能见到姐姐了。

这个胡乱的念头里掺杂着青年下意识的愿望,此后,他的大脑便再也无法继续思考。一片空白之中,他看到头盔面罩上映出一片白光,无处不在的黑暗消失了,身后的一切没入了光明。


再次谈及黑雾,已是严立羽在医院的时候。秦亦可坐在病榻前,说起一些往事。

“我见过那东西一次,我认为它就是黑雾本身。那段时间正是研究所里伤人事件频发的时期,今天有人腿上受了伤,明天有人手臂骨了折。最初,只是外出的成员会遇见不明原因的怪事。他们都说,那黑雾里有怪物,可谁都说不出怪物具体什么样。于是,大家开始穿着防护服出门,这样的事故也渐渐减少。

“再后来,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研究所内部开始接连出现受伤的情况。大家仍然查不出原因,队长只好让成员们稳定情绪,好好工作。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研究工作也渐渐陷入停摆。我们当时发现黑雾中存在着某种奇异的共生关系,植物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缺水就会降雨,缺少营养就会捕食小型生物,就像能感知植物的想法一样。但再深入的研究迟迟进行不下去,加上各种安全事故爆发,几乎人人自危。然后,我就看见了它——我自己。

“工作陷入困局,我一来害怕自己遇到危险,二来担心这些事件是不是与黑雾有关。是不是自己的无能让大家遇到了危机,如果我能早点查清楚黑雾与其下生物圈的关系,是不是就不会出这么多事。然后我看到那个自己,连续好几天在研究所里游荡,只有我能看到她。那个时候,我开始设想,这会不会是某种自我意识的投影,还是实体化的那种。

“陷入疯狂的人会想什么,正常人是理解不了的,那些念头往往是可怕的。常年远离家乡的人,若是在一个平和安定的环境也就罢了,在孤立无援的时候遇到这么一个能实现愿望的东西,简直就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有些人在那种情况下被激发出了无处宣泄的愤怒,而我想到的,是惩罚我自己。我也许不是真心想那么做,但或许因为那个念头在我脑海中盘旋得够久,被黑雾捕捉到了。于是,它回应了我的愿望,它愿意消除我这个人。

“但木羽,你姐姐,不这么认为。她认为我只是生病了而已,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惩罚自己。然后,她挡在了我和那东西之间,被它们带走了。

“接下来的这几年,我一直在回想这件事。中间到底哪里出了差错,我到底能不能做得更好。”

“那你找到答案了吗?”病床上的严立羽问道。

“还没有。但是看到你来的那天,我想的只有保护你不受伤害。幸好我提前呼叫了救援,不然等你按下按钮,我们可能都出不来了。”

“谢谢,多亏你,我才得救。”

“其实准确地来说,也不算是我救的你。”

“那是谁……”

“我看到你捡的那只猫跑了回来。”

“猫?没想到一只小野猫还认主。”

“它大概不是猫,我觉得它是黑雾的一部分,至少它控制了一部分黑雾。”

“亦可姐,你说得越来越离奇了。”

“你还记得自己那会儿在想什么吗?”

“我那时在想……这次来得真的好亏,研究所都没看到。但万一交代了……说不定我就能见到姐姐了。嗨,都是些胡思乱想了。”

“也许黑雾实现了你的胡思乱想呢?”

“可是,姐姐她……”

“我一直都认为她只是不见了,我不愿意相信她死了。”

“是吗?那也许,黑雾真的实现了我们的愿望?”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匿名 2019-09-16 21:28

有点“玄幻”的科幻小说,“黑雾”更像是一位“神仙”。故事总体较为流畅,但可读性不强,建议作者精炼语言,增加科幻元素,提高可读性。

匿名 2019-09-15 23:04

文章通过一个描写的黑雾的情况,写出了一个陌生世界和人们的理解,很像是电影《湮灭》的剧情。这样一个黑雾,它会根据人的思考来具现化东西,通过一个高潮情节,两个同样人的出现,让人们明白了黑雾的真实情况。最后,提出了设想,可能猫就是姐姐的化身。这样一个令人深思的结尾也是众多科幻小说引人注目的部分之一,非常的棒。当然文章有一些缺点,前方的铺垫略有平庸,而且很难一步进入主题,然人并不能很快建立起系统化的逻辑。这里可能还可以进行修改。总的来说,完成度非常高。

匿名 2019-09-15 22:20

关于异域中能够与心灵互动的黑雾的故事。故事结构相对完整,戏剧冲突比较明显。对异域的描写带有些许《湮灭》的感觉,细节丰富,特别是关于黑雾中的情节,运用了大量的笔墨,具有较强的可读性。但关于能够满足内心声音的异生命,即文中黑雾的设定,就目前所见的内容,还是有点陈旧,如果基于科学性的某些点子让设定更加丰富,可能有助于让故事更加充实,减少灵异的色彩。

匿名 2019-09-15 17:20

中规中矩的故事,铺垫和环境描写营造的气氛都很好,虽然在具体人物心情动作的描写上还是差了点。读着没什么新鲜感,但起码不烂。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投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在微信中访问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