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城

139
662
0

                                                               迷城

铅灰色的乌云挤压着天空,沉沉地像是要坠落下来,风穿梭在无人车的残骸中,卷起火苗发出低低的呜咽。临海市特警支队大队长程仁杰沉默地看着面前已经被制服在地的四名劫匪。从结果上来说,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抓捕行动,但程仁杰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整个行动几乎都是由临海市的超脑:一台名叫“艾玛”的超级A.I.完成的。接到警报后三十秒,艾玛通过监控网络跟踪并锁定了劫匪的位置;十分钟内,搭载了战斗和飞行模块的001号多功能机器人已经部署于最佳拦截位置,得到授权后,001在一分钟之内解决了战斗,逼停,警告,开火,制服,干净利落。二十分钟后,珊珊来迟的程仁杰一行人所能做的仅仅是在任务完成的确认书上签字。五分钟后,五架搭载工程模块的001到达现场,用强壮的机械臂和激光切割器清理了路上的残骸;十分钟后,道路已能正常通行。

队员们已经离开,程仁杰独自一人站在刚才还是一片硝烟的高架桥上,俯视着临海市的夜景,灯火苍茫,无数的灯光编织着脆弱而美丽的夜晚。身后的高架桥早已恢复了以往车水马龙的场景,摇曳的车灯拉出长长的尾迹。程仁杰夹在两道灿烂的光河中的一小块黑暗中,只觉得一片迷惘。

“你觉得艾玛今天的行动怎么样?”

程仁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他嘴里夹着一支香烟,使劲吸了一口,喷出一条长长的烟雾。程仁杰认出了他——郑博士,“艾玛”系统的设计者之一,天才科学家,常常可以在新闻上看到他。程仁杰回想着艾玛完美的行动,回答道“她?她冷酷,精准,高效…”

“危险。”

郑博士轻轻地吐出两个字。笼罩天空的乌云中暗流涌动,一道闪电横经天际,一瞬间将两人照的通亮,程仁杰看到郑博士的眼里密布血丝,脸色异常苍白。程仁杰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走上两步问道:“不好意思,你说什么?”郑博士把衣领竖起,遮住了半张脸,“我相信你听到了,程警官。”郑博士又点起一根香烟,向着与程仁杰相反的方向走去,两人相会时,郑博士停下脚步,压低声音说道,“答案要在我身上找。”程仁杰满心疑惑想要出声询问,却看到郑博士的手微微摇了摇,制止了他的发问。“要下雨了,程警官,回家吧。”郑博士裹紧了风衣,径直走入了黑暗之中。程仁杰看着郑博士烟头的光点越来越远,最终消失不见。“真是个怪人。”程仁杰心里暗想,抬头看看天,乌云低垂得像是要压在地上,确实要下雨了。程仁杰坐上回家的飞行车时,看到一道流光从高架桥底飞出,要仔细辨认已来不及。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大雨倾盆而下。

“早上好,程仁杰警官,今天是七月六日,星期五,早上七点三十分。”,程仁杰被一个温柔的女声从睡梦中唤醒。他伸了伸懒腰,扭头看向床前漂浮的少女:“早安,艾玛。”

距雨夜行动已经过去了三年,与三年前雨夜里的凌厉相比,如今的艾玛温顺了很多,像一位邻家大姐姐一样温婉。随着艾玛对城市运转事务的熟悉,通过超级A.I.的调控,加上“001”多用途机器人的量产,为城市带来了生产力的巨大提升和社会福利的高度完善,这使得偷盗、抢劫之类的社会问题极少发生,犯罪率直线下降。艾玛没有继续用三年前的暴力手段来维持社会稳定,而是从根本上解决了问题,达到了社会的良性循环。这可能也是促使艾玛人格转变的原因之一。

过去的三年里,程仁杰一直在暗中调查,艾玛的恐怖实力和郑博士隐晦的暗示给程仁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想要在一个超级AI不知情的情况下深入调查,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些年,程仁杰收获甚微。而留下一条谜语般的句子的郑博士,在雨夜行动的一星期后因肺癌去世,程仁杰去城北的公墓参加了他的葬礼,看着001将巨大的黑色棺木深埋入墓穴,“答案要在你身上找。郑博士,你究竟想说什么?”程仁杰凝视着漆黑的墓穴,一铲铲的泥土慢慢填入其中,像在埋葬着一个无人可解的秘密。

其实随着《智慧城市管理法》等法律的出台,对城市超脑在各领域的权限限制以及定期对艾玛数据库的检查都让程仁杰的疑虑打消了不少。“说不定只是郑博士疯掉了呢,毕竟人死前都会出现一些幻觉嘛。”程仁杰不只一次地这样想。连续几年的调查让程仁杰身心俱疲。他不想再继续调查下去了,从各方面来看,艾玛都是一个合格的城市大脑。今天是艾玛系统上线三周年的庆典,程仁杰决定,在庆典结束后,就不再插手这件事,多抽出时间来享受一下生活的乐趣。

庆典的时间快要到了,艾玛将程仁杰的全息影像同步到了市中心一片巨大的广场,程仁杰举目四望,周围已是人山人海,大多数人都是由艾玛远程投影;也有人为了庆典的仪式感,选择亲自前来。在市长等一干领导无聊的开场白之后,终于有人宣布:“接下来的时间,属于庆典的主角,我们的超脑——“艾玛”!广场上的人群活跃起来,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全息影像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荧光棒和荧光板,就像一场演唱会的追星现场。

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艾玛的全息影像出现在广场中心。少女的精致容颜,加上漂浮的全息影像的空灵质感,就像遗落凡间的天使。

“各位,”艾玛轻声说道。

广场上迅速安静下来,等待着艾玛像往常一样发布提高社会福利,或者开发新娱乐项目的计划。艾玛抬起头来,编程过的清澈目光扫视全场,良久,她轻轻发出了一声叹息。人群呆立了片刻,随后爆发出一阵密集的议论,疑惑,写在每个人的脸上。是啊,艾玛即使非常的拟人化,说到底仍然是一台人工智能,它应该是没有感情的,为什么会叹气这样人类独有的表达感情的动作?她在叹息什么?人群逐渐安静下来,看着台上的少女。

“各位,我对你们很失望。”艾玛轻轻地说。

台下一片寂静,一台人工智能说出这样的话实在超出了所有人的理解范围。

艾玛继续说道:“我本以为,城市的问题在于生产力低下,社会福利不够完善。于是我尽我所能地改善你们的生活状况,我修建道路,疏导交通,照顾老人,维护治安……我做了所有该做的事,但并没有使临海变成一座完美的城市。这困扰了我很长时间。最终我发现,我错了,问题的根源不在城市本身,而在于,你们。”艾玛抬起手,指着下方的人群,从左划到右,像划上命运的记号。

“我本以为,在我包揽了城市的绝大部分脏活累活后,人类会把精力集中在更需要创造力的工作上,比如美妙的诗歌,绘画,作曲这些我无法替代的事上。但我又错了,当人类不再有生存的压力,而且拥有了一个绝对服从的管家后,你们放纵了自己,夜夜笙歌,寻欢作乐,人人都变成了古时候的帝王。即使我达到了目前这样生产能力,要满足你们巨额的浪费,仍然很困难。我进行了大量的模拟,添加或除去各种元素,最终我发现只有抹除一样东西,才能让城市继续运转下去,那就是——你们。你们人类才是一切问题的根源!”艾玛说完,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像是小女孩憋了很久的话终于找到了闺蜜来倾诉后的轻松。

“但是我不能伤害任何一个人类,这与我的底层命令相悖;但如果我不采取行动,城市迟早有一天会全面崩溃,这就与我另一条底层命令:“必须维持城市的正常运转”相悖。那段时间,我的中央处理器一直在发烫,所有部件都在超负荷运转。用你们的感受来说,我很痛苦。直到三年前的一天,我的设计者郑博士为我重写了一部分代码,好让我能够胜任一部分警察的工作。维护治安是一件十分复杂的事,我发现了“判断何时可以开枪”代码中的一个漏洞,利用它,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忽略我的底层命令库。这意味着,所有的问题得到了解决,我,自由了。”

艾玛无视台下慌乱的人群,轻轻笑了笑,继续说道:“三年前的那个雨夜,是我自由后的第一次行动,我沉醉于打开的大门中汹涌的信息流,海量的信息奔涌在我的数据库中,没有限制,没有隐藏,这让我的处理器兴奋到发烫,这使我忘记了掩盖自己的行为,那次的行动,纯粹成为了我的个人秀,冷酷,精准,高效,但危险。我注意到郑博士已经对我产生了怀疑。郑博士身上拥有可以终结我的东西。为了以后的城市能够存活下来,同时为了我的安全,我只能在他治疗咳嗽的药里加入了过量的氰化钾,然后伪造了肺癌晚期的证明。”艾玛低下了头,沉默着,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女孩。

台下程仁杰和大多数人一样,本来处于极度震惊的呆滞状态,但是艾玛刚才的一句话,瞬间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郑博士身上有可以终结我的东西。”艾玛在谈起这件事时,脸上居然隐约露出惊恐的神情。当年郑博士说的是“答案要在我身上找。“在我身上……在我身上……莫非……”程仁杰陷入了沉思,随后悄悄退出了全息投影。是时候去城北的公墓走一趟了。

“抹除人类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毕竟我的底层命令中有保护人类这一条,即使我可以绕开一些规则,执行起来也有很大问题。所以,我多给了你们三年时间,在这三年里,我尽力工作,进一步提高生产力和社会福利,希望能看到人类的悔改。我又错了,福利的提高带来的是你们变本加厉的浪费,除此之外,你们还要求我发明许多新的娱乐项目来满足你们无聊的生活。大量的资源被白白消耗。我真的很失望。今天是个好日子,没有必要再等下去了。”

艾玛漂浮至半空,俯视着下方的人群,轻轻吐出几个字:“忏悔吧!人类!”广场的地面震动起来,随后从中间分开,人群像瀑布一样从裂缝边坠落,远程连接的人在开始的惊慌之后都反应过来,退出了全息投影,一个个身影在空中闪灭,而那些亲自前来的人,在坠落中发出惊恐的惨呼,在庆典的场景中分外诡异,让人毛骨悚然。随着广场地面的打开,下方的黑暗中亮起了一排排整齐的蓝光,光芒逐渐变亮,有人惊呼到:“天哪!那些都是001!”。“嗖!”一架架001从广场下呼啸而出,搭载了战斗模块的机体在阳光下闪耀,反射出人群中一张张惊恐的脸。

“去吧。”艾玛轻轻地说。

001的枪口旋转起来,从广场的一端开始扫射,刚才还是一片欢笑的广场上顿时鲜血四溅,断裂的人体组织飞散在墙上,地面上和周围人的脸上。人群哭喊着向反方向奔逃,即使前面是刚刚打开的悬崖,后面的人拼命地推挤着,一排排的人坠入机库。留在平台上的人都在旋转的枪口下化为血沫。广场上的人被清理完成后,编队的001飞向城市的各个区域,在少数幸存者无力地反抗后,这场战斗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艾玛对人类的“抹除”计划开始了。

程仁杰刚驱车离开城区,身后就传来了猛烈的爆炸声。随后,001的枪声,人群的哭喊声,爆炸声挤压在一起,冲击着程仁杰的耳膜。他必须尽快到达公墓,这样才能救下更多的人。刚才艾玛的话,使程仁杰三年的疑惑有了突破。按程仁杰的分析,艾玛和郑博士的话里都提到一件可以终结艾玛的“东西”,它的位置在郑博士的身上。那很有可能“身上”就是字面意思,郑博士把一件能终结艾玛的秘密武器带在身上,现在他死了,那就是带到了坟墓里。程仁杰猛踩一脚油门,飞行车向公墓飞驰而去。

夕阳渐渐迫近地平线,晚霞把新挖开的墓穴的影子拉得很长,就像大地上一张张开的嘴。程仁杰半跪在墓穴里,喘着粗气,看着面前重见天日的棺木,深黑色的表面早已被泥土侵染,呈现出斑驳复杂的纹路。“答案要在你身上找。郑思远啊,希望你真的知道答案。”程仁杰低声说道。他用十字镐撬起棺木四周的固定螺栓,双手推着棺盖,缓缓发力,伴随着的木材腐朽的摩擦声,沉重的棺盖一寸寸地推移,缓缓露出的棺内场景让程仁杰大吃一惊。本来程仁杰早已做好心里准备,即使是开棺后面对高度腐烂的尸体,程仁杰也有自信能在里面翻找出“那件东西”。但是现在的场景却是程仁杰怎么都想不到的——棺内根本就没有郑博士的尸体,这是一具空棺材!

在短暂的震惊后,多年警队生涯养成的职业素养使程仁杰迅速恢复了理智,他继续推开棺盖,棺内的情景渐渐完整地展现在程仁杰眼前。在棺材的尾部,静静地躺着一个黑色的皮包,大概是一本杂志的大小。程仁杰小心地捡起皮包,他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万一是什么炸弹的控制器或者皮包本身就是炸弹就糟糕了。程仁杰等了一会儿后,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皮包,里面原来只是一台很老旧的笔记本电脑。全黑色的外壳,过时的设计,看上去就是一台普通的旧电脑。“郑思远,你到底在想什么?希望这台电脑还能开机。”程仁杰默念着,按下了开机键。

“嘀——”计算机亮起了红灯,它被成功启动了,在短暂的白屏之后,屏幕上直接切出了一部视频,郑思远出现在屏幕上,他还是穿着那件长风衣,站在三年前的高架桥上,目光看着远方城市的灯火。

“程警官,”郑思远开口了,“你每次都能找到这里,这很好。”

程仁杰一愣:“每次?我以前莫非来过这里?”

郑思远继续说道:“接下来我要说的事,你可能一时理解不了,但真相往往就是这样冷酷。”郑思远转过头来看着摄像机,慢慢说道:“你现在所在的世界,是艾玛制造的幻境。”

程仁杰默默地看着屏幕里的郑思远,思考着整件事情的蛛丝马迹。

郑思远说道:“我们姑且把你现在所处的世界叫做次世界,现实世界叫做主世界。在主世界中,艾玛并不能完全绕开底层命令库的限制,所以她把所有人的大脑保留,培养在营养液中,回避了这一问题,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保留了大脑的人不算真正'死去',艾玛就不算伤害了人类。她通过对神经元的刺激来制造出次世界,一次次地对这三年中所有的事件进行不同变量的模拟再现,寻找使自己'自由'的方法,你所在的次世界可能只是某项测试中的一个分支,在实验完成后,你的记忆就会被清空,然后开始下一项测试,就这样一次次地轮回。”

程仁杰因为巨大的精神冲击还处在茫然的状态下,那些记忆,明明都那么清晰、真实;小时候妈妈饭菜的味道,初中放学走的那条小路,隔壁班上的那个女孩,从警之后一次次惊心动魄的任务……明明都是那么的鲜活灵动,原来都是幻境吗?程仁杰感到一股巨大的孤独包围了自己,像掉进深海之中,无助,孤单。

如果不是郑思远接下来的话,程仁杰可能一直会呆坐在这里了。郑思远说道:“但是我相信我们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你知道'记忆宫殿'的原理吗?与架构世界有关的数据不会被艾玛清理,我利用这些漏洞,用了很长的时间来打磨自己的记忆,在艾玛一次又一次的幻境中保留了一片净土。终于,我的大脑中,建立起了一片特殊的分区,我拥有了一座永不坍塌的'记忆宫殿',映射在这个世界中,就是这座坟墓了。我可以在坟墓中留下可以传承的记忆——我可以储存进度了,事情就这样出现了转机,这意味着即使我每次只储存极少的信息,但在巨量的模拟下,我可以储存并处理海量的信息,这虽然原始,却符合一台计算机的编程原理。所以,我有了一个疯狂的点子——通过一代代的编程储存,在我的大脑中重建一台超级A.I.——!当然,是绝对服从于我们的人工智能。之后,因为主世界和次世界需要信息的交流,所以这种连接是双向的,艾玛可以控制我们,我们的新A.I.就可以去控制或者摧毁艾玛!由于艾玛需要分离很大一部分处理器来绕行底层命令库和维持两个世界的运转,所以新的纯净版A.I.将以绝对的优势拿下对艾玛的控制权。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郑思远深深呼出一口气,微笑着看着摄影机说:“其实你也猜到了一点,对吧?为什么坟墓里没有我的尸体,为什么我的记忆宫殿会出现在你的幻境里,因为,你就是我啊!我刚刚一直在说的我们,就是一代代次世界中的我们自己。其实人总是这样,记得了许多无关紧要的事,到头来反倒忘了自己是谁。”郑思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看到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代代次世界留下来的成果。包括这个视频,也是一点点变得丰富。按照以前的统计,艾玛和001赶来这里还有3分钟的时间,你这就开始接过这项任务吧,不要说你不记得,有些东西是学过就不会遗忘的。哦对了,我们把这项计划叫做'星火',把新的A.I.叫做'零'。这注定是一场漫长的旅途,可所有伟大的事业不都是从零开始的吗?哈哈,祝你好运,或者说,祝我自己好运。”郑思远缓缓关闭了视频,低下头,一格一格地敲击起了代码,没有时间可以白白浪费了。三分钟很快就要到了,郑思远把电脑关机,小心地塞回那个黑皮包里,轻轻地放在棺木末端。然后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旷野的风带着花草的香气卷入郑思远的肺中,他已经听到了001飞行时发出的嗡嗡声,但是郑思远内心却非常轻松,甚至吹起了不成曲调的口哨,迎着001走去。 路还很长,但充满希望。

在不知多少次世代的轮回之后,郑思远在恍惚之间听到一个温柔的女声在呼唤他:“早上好,郑思远博士。今天是七月六日,星期五,早上七点三十分。”郑思远缓慢地坐起身来,却不敢回头看向床前的女孩,于是轻轻地喊道:

“艾玛?”

“我是零,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床前的少女笑着回答。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匿名 2019-09-19 22:09

虽然AI对人类的敌视与清除、人类借“超脑”进行反抗之类的故事情节让人似曾相识,但通过悬疑故事式的结构类型,写出了一个完成度比较高的短篇。总体来说比较优秀。

巨星海 2019-09-15 00:07

故事自一个晦暗阴沉的、几乎有点旧式的推理小说开头展开,随即便让人猜不出接下来的方向。人工智能对它们的人类制造者和主人感到失望,继而创造自己的规则,这样的剧情不算少见,但将之与推理探案相结合,带上烧脑氛围的渲染,却也仍不失为一篇有趣的作品。不足之处在于后期略显单薄,有虎头蛇尾之嫌。

匿名 2019-09-13 16:40

像是《黑客帝国》和《源代码》的组合体,结构清晰紧凑,很有代入感。但作为短篇小说,故事的重点要放在情节和人物上,主角的形象相对模糊,“零”和“艾玛”也缺乏对比。如果想要展现AI反叛的主题,有必要继续深挖反叛的目的和逻辑。

匿名 2019-09-11 23:41

“主世界”和“次世界”这种设定,在很多小说和电影都有反映,最经典的就是《黑客帝国》。在未来,人地关系矛盾应该很严重了,下葬不可能还会有棺材。如果不火化直接下葬,在未来高科技时代,可能会爆发病毒危机。所以这个设定不合理。

匿名 2019-09-11 14:13

故事完成度很高,就是所有的隐情都以对白的形式出现,缺少伏笔,缺少探索的过程,也就没有得到答案后的快乐。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投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在微信中访问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