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舍算法

2447
6045
1

一. 杀机再临

“呜哦,小心点,高级警员!”枢密特冲进重症区的时候,中级警员托马斯正端着热咖啡在走廊转悠。面对突然出现的枢密特,他从容地转了个圈,将通道让了出来,手中的咖啡一滴都没有洒。

“抱歉,托马斯,你……还好吗?”枢密特看着托马斯银光闪闪的机械腿。

“好得不得了。看看这双机械腿,伙计,比原装的灵活多了。医生给我的大脑植入了无线双向传输脑机,能将脑电波转化为电子讯号,再传输给机械腿的传感器,实现意念控制。也就是说,只要在机械腿的能力范围内,我想要什么动作,就能用它做出什么动作,看好了!”

他身体下沉,做了一个标准的一字马,手中的咖啡杯稳稳当当。

“太好了,托马斯,真为你高兴,回头见!”枢密特绕过他,向ICU跑去。

“记得参加我的复出宴会!”托马斯喊道。

在ICU病房外,枢密特看到搭档海琳娜正在和主治医生攀谈。医生手里的托盘上,放着一枚染血的月牙形薄膜,中心有一枚芯片。枢密特认得那是托马斯引以为傲的无线双向传输脑机,它由神经元硅芯片和薄膜上的数百万纳米电极组成。植入大脑之后,可以将人类的脑电波转化为电子讯号,控制电脑、电器、机械义肢和机器人等终端。在输出控制指令的同时,它能够接收终端反馈的信息,对于安装机械义肢的人来说,这是巨大的福利,意味着他们可以通过义肢的感受器,感受到义肢接触物体的压力和触感。

“马斯洛特的后脑受到撞击,导致脑内出血。为他的康复着想,我们将他的脑机取了出来。如果你们需要将它作为物证,可以登记后领走。”医生说。

“它看起来很贵。”海琳娜感叹。

“不仅贵,还特别紧俏。渠道商都说,最近每制造一批脑机都会立刻卖光。在黑市,仿造的脑机都能卖出高价。现代人对科技的迷恋,简直到了畸形的地步。”医生夸张地摇着脑袋。

隔着ICU的玻璃窗,枢密特能看到戴着呼吸机的马斯洛特。青年的头上裹着厚厚的绷带,身上插满了带着各色标签的管子,胸口几乎没有起伏。

“啊,枢密特警官,”医生发现了他,“真是不幸,我们又因为这种事相逢了。”

枢密特皱了皱鼻子。

他知道医生说的“这种事”,是指机器人袭人事件。

“马斯洛特短期内醒来的可能性不大,所以,祝你们思如泉涌。”医生将托盘推到枢密特怀里,挥挥手走开了。海琳娜走近他,将脑机夹起来放入证物袋,耳后涂抹的薄荷味香水缓解了枢密特的头痛。

“材料传过来了,我们开始吧。”海琳娜从公文包里拿出AR眼镜,枢密特也从胸袋里摸出自己的眼镜戴上。

扫描过他们的虹膜后,AR眼镜登入警务系统。海琳娜用虚拟键盘输入档案编号。随即,一个虚拟的办公桌浮现在两人眼前,照片和3D复现的物证整齐罗列在桌面上。

“现场照片。”海琳娜说完,被标记了“现场”标签的照片自动跳出,跃升到他们面前。

照片上,马斯洛特瘫软在自家机械库的墙根下,头顶上方有一处溅射状的血迹。在他身边,是天启会社生产的保镖机器人,一种身形高挑、四肢修长的人形机械。它戴着头盔,穿着黑色护甲,右手装备了钛合金拳套,左手被拆卸,装上了类似C形钳的工具,很适合用来钳制人类或者机器人的关节。

“这是马斯洛特改装的第二个保镖机器人,名叫迪恩,和安迪很像……”海琳娜说。

“‘很像’是指哪方面?难道它也没有事发时的记忆?”枢密特马上问。

海琳娜阴郁地点点头。

枢密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伤口照片。”

两张照片浮现在他们眼前。一张是马斯洛特血淋淋的后脑,一张是他带着一圈淤痕的脚踝。

“看来,是迪恩钳住了他的脚踝,将他整个人拎起来甩到墙上,导致头部受到撞击。”枢密特说。

二. 机器人搏击赛

枢密特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到马斯洛特的场景。那一天,他奉命前往地下城赌场,调查“机器人搏击赛”。根据媒体报道,搏击赛的规则是由机器人在擂台上格斗,观众押注赢家,获胜的机器人主人可以获得丰厚的奖金,观众按照赔率结算收益。这种做法,引发了机器人研究协会的声讨,协会认为,出于保护动物的考量,人类逐渐废除了斗鸡、斗狗等强迫动物自相残杀的比赛。机器人被人类的命令驱使,同类相争,是反人道的表现。可机器人并非生物,警方很难在法律层面做出约束。枢密特接到的命令是实地考察机器人搏击赛,撰写汇报材料,供决策者参考。

“帅哥,上桌吗?”负责21点的牛仔女郎递给他一杯苏打伏特加。

“抱歉,美女,我得把筹码留给重头戏。”枢密特向赌场中心的圆形擂台抬了抬下巴。

“哈哈,不用道歉。即便是我们,也希望能去机器人的擂台做庄家,给自己的简历增光添彩。”女郎笑容暧昧。

“怎么,这种玩法开始在其他赌场流行了?”枢密特问。

“可不是,星蓝赌场马上要建立一个叫‘千机殿’的分馆,专门布置机器人擂台,我打算去新场馆碰碰运气。”

“祝你找到好工作。”枢密特碰了碰帽檐。

伴随着军鼓声,全场的灯光闪烁起来,人群瞬时将擂台围得水泄不通。一个穿着红色露脐装、戴着宽檐牛仔帽的女郎小跑着来到台上,笑道:“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机器人搏击赛。今晚的守擂者,是我们的战神‘安迪’!”

欢呼声震得擂台微微发颤,人们拍着巴掌呼唤“安迪,安迪,安迪”。披着暗黑护甲的机器人如同来自地狱的骑士,步履稳健地走到台上。枢密特能看出它是由保镖机器人改装而来,加装了护甲和头盔,在腿部和肘部安装了增强攻击力度的推进器,右手戴着钛合金拳套,左手换成了C型钳。据媒体报道,安迪的出招走位极其灵活,变通能力逼近人类,是擂台上最可怕的存在。

“今晚的攻擂者是——艾尔玛小姐!”

现场沉默了片刻,爆发出一阵不解的议论。在灯光中,一个赤着双脚,耳边夹着红玫瑰的女孩走到台上,向观众鞠了一躬。

“这是机器人?好逼真啊。”

“你们要用这么漂亮的机器人干架?”观众议论纷纷。

“NoNoNo,朋友们,艾尔玛是货真价实的人类哦!”女郎狡黠地眨着眼睛。

这下,台下彻底炸锅了,枢密特也露出诧异的神色。但凡有资质生产机器人的会社,都被要求在机器人主脑植入类似阿西莫夫“机器人学三大法则”的底层算法。第一法则是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因不作为导致人类受到伤害。第二法则才是在不违反第一法则的前提下,服从主人的命令。一旦机器人产生伤害人类的念头,就会触发不可逆的主脑自毁,导致机器人瘫痪。

既然安迪不能伤害人类,这场比试意义何在?

“今晚我们将尝试新的玩法。艾尔玛有一支长梗玫瑰。十分钟之内,只要安迪能将玫瑰抢到手,就算守擂成功,否则就算失败。安迪的主人马斯洛特先生已经欣然同意我们的规则!”

艾尔玛摘下玫瑰握在手中,向擂台旁边的选手席做了一个屈膝礼。选手席上的马斯洛特却露出不屑一顾的冷笑,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看戏。

比赛开始了。艾尔玛像芭蕾舞演员一样,灵活地左躲右闪,一直往安迪身后钻。安迪立刻转身正面她,将她固定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一人一机不像在对垒,倒像是一对默契的舞者。渐渐的,安迪摸清了艾尔玛的行动规律,用机械腿挡住她的去路,左臂的机械钳夹住了她的衣带。

台下一阵哄笑,艾尔玛面色酡红。她穿了一件玫红色的连体服,安迪钳住的正是衣服绑带的末端,如果她挣扎导致绑带被扯开,衣服就会松脱。

枢密特皱起眉头。虽然很多机器人生产会社定义的“伤害”只限于生理层面,但这种戏弄人类的手段不该出现在机器人的认知范畴里。

“我认输,拿去。”艾尔玛拍了拍安迪的手臂,将玫瑰举了起来。

安迪松开衣带,将玫瑰从她手中取出。

一串血珠飞过,所有人都愣住了。

玫瑰的末端,有一根刺!安迪从艾尔玛手里取走玫瑰的行为,导致艾尔玛的手被划伤。

这是实打实的人身伤害,安迪就这样被毁掉了?枢密特看向选手席,发现马斯洛特的脸因愤怒而扭曲起来。

然后,青年脸上掠过一丝狞笑。安迪猛地冲向艾尔玛,钳住她白皙的脚踝,用力将她甩了出去。艾尔玛重重撞在墙上,滑落到墙根,黑曜石般的眼睛失去了神采。

人群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争先恐后向赌场的出口涌去。枢密特飞奔上前,扭住马斯洛特,将他压在选手席的桌子上。

“不关我的事,我是无辜的。”马斯洛特的脸因为疼痛而失去血色,嘴角的笑容却未曾淡去。

接到枢密特的情报后,警方包围了赌场。天启会社也派技术人员到场给安迪硬关机,再由枢密特护送它和马斯洛特前往警局。

“我是无辜的,警官。我没有让安迪攻击那个女人,安迪平时很乖的,它一定被黑客控制了。”在审讯室,马斯洛特盘腿坐在塑料椅子上,消瘦的身体晃来晃去,眼睛里透出几分人畜无害的天真。

海琳娜打开安迪的主脑,查阅了它的记忆体,结果令枢密特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机器人的一举一动,接收的所有命令,都会在记忆体留下痕迹。可安迪的记忆体出现了大段大段的空白,对今晚的比赛没有任何记录。而且,这种空白没有人为删除的痕迹,是自然形成的。用海琳娜的话来说,就像是人类喝酒喝断片形成的记忆空白。

既然无法破解安迪袭人的原因,就无法归咎于马斯洛特。

他们能做的,也只有扣押安迪。

三. 滴答滴答

“这个手机呢,也是马斯洛特的?有查到最近的通话记录吗?”看完了照片,枢密特将目光转向物证。

“有,马斯洛特出事前正好接到一通电话,号码来自公共电话亭。”海琳娜点开界面右上角的“影音存档”。这里存放着她从运营商取得的通话记录。

点击播放后,他们听到了一声懒洋洋的“喂”,枢密特认得这是马斯洛特的声音。

随即,耳机里传来一阵高低错落的滴答声。

“你这是——”当滴答声告一段落,马斯洛特发出了疑问,可还没问完,电话就挂断了。

“听马斯洛特的口吻,似乎知道来电的人是谁。可惜他还在昏睡,打电话的人又没有留下声纹信息,加上迪恩的记忆和安迪一样有大段的空白。唯一的线索,也只剩下迪恩袭击马斯洛特的方式与安迪击杀艾尔玛的方式类似,对方的目的应该是寻仇。”海琳娜说。

枢密特点了点头。在艾尔玛出事之后,他已经调查过她的身家背景,艾尔玛的父亲是一名牧师,母亲是天慈福利院院长。得知女儿的死讯,他们只有祈祷和哭泣,将自己的哀愁交给上帝,很难想象他们会向马斯洛特寻仇。

“海琳娜,你等我一下,我去叫个外援。”枢密特忽然想到一个人。

半个小时后,枢密特右手扣着一个醉醺醺的男人,左手拎着一大包装备回到病房,海琳娜的脸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文森特?你不是被关禁闭了吗?”她瞪着浑身酒气的男人,手在空气中挥了挥。

“昨天就结束了。”枢密特抓住文森特的双肩,用力晃了晃,文森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顿时吓得跳了起来,踩到了海琳娜的脚。

“我错了警官大人,我不搞了,不要抓我!”

“你给我清醒点,这是你证明‘脑电波影像化技术’的好机会。”枢密特斩钉截铁地说。

海琳娜将枢密特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问:“你真要跟他合作?”

枢密特明白海琳娜的担忧。文森特是警部研究院的助理研究员,本来他的导师申报了“将脑电波转化为语音以帮助聋哑人”的项目,可文森特却偷偷研究将想象、记忆等思维活动影像化的技术,被警部关了禁闭。和他合作,若被警部发现,难免要受到责罚。

“没办法了,迪恩没有记忆,马斯洛特短期内醒不过来,也只能试试他的法子。没关系,出事有我顶着,你先回警局吧。”枢密特拍了拍海琳娜的肩。

“我是那种人吗?”海琳娜打开他的手,气呼呼地套上隔离服,率先进了ICU病房。

枢密特看着她的背影,忽然觉得无比安心。

四. 夺舍算法

站在马斯洛特的病床前,文森特连打酒嗝。

“不好意思,第一次在实验室外操作,有点紧张。”文森特给马斯洛特戴上了电极帽。

“没出息。”海琳娜嘀咕了一声。

“咳……记忆,是事件能刺激的神经元环路之和。我们可以选用一种情绪作为关键词,用电脑模拟相应的脑电波信号,去刺激他的神经元,”文森特指着马斯洛特左侧的输入端电脑,“这样可以激发与这段情绪相关事件的记忆。经过视觉转码以后,将记忆还原成事件发生时他看到的场景,也就是记忆的原始素材,并按照时间排序导出到另一台电脑。”他指着马斯洛特右侧的输出端电脑。

接着,他战战兢兢地对着海琳娜做了一个“您请”的手势。

“嗯……恐惧?”海琳娜说。

文森特点点头,调试输入端电脑,模拟了“恐惧”的脑电波和化学信号,导入马斯洛特的电极帽。

几分钟后,输出端电脑有了图像。

“这是他最新的恐怖回忆。”文森特说。

图像很模糊,一帧一帧的渲染生成,隐约能看到一个正在逼近的机器人,以及标志性的钳状左肢。之后,视角转向了机械库的门口,似乎马斯洛特曾尝试逃走。然后,视角凌乱起来,陷入黑暗。

“这是他昏迷前的记忆,果然是迪恩袭击了他。”枢密特说。

“下一段来了。”文森特说。

画面首先是一抹跳跃的红色,等色彩一帧一帧的消散,一个窈窕的身影渐渐成形。

“艾尔玛……”枢密特的手握成了拳头。

艾尔玛美艳的脸不断放大,一枚钳肢自画面左下角探出,钩住她的脚踝。画面晃动了一阵,再定格时,是艾尔玛滑落的尸体。

枢密特隐隐觉得不对。在安迪攻击艾尔玛的事件中,坐在选手席的马斯洛特,应该是以旁观者的角度观看了整个过程。可是,在他的记忆里,他成了攻击艾尔玛的第一视角。应该以第一视角参与全程的安迪,却没有任何记忆。

简直像马斯洛特占据了安迪的身体一样……

“我明白了!”枢密特说,“你们听说过东方的传说‘夺舍’吗,就是一个人的灵魂,占据另一个人的身体,用别人的躯壳活下去。”

文森特哆嗦了一下,海琳娜疑惑地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就像托马斯通过脑机,将脑电波转化为电子讯号控制机械义肢。马斯洛特也可以对机器人的主脑进行权限隔离,阻断它与身体各个部分的通信。再给自己的脑机提权,让它成为机器人控制系统的最高指挥者,这样机器人的躯体就会将马斯洛特的脑机当作主脑,与它通信、受它控制。只要肢体的所作所为无法上传到机器人的主脑,就无法被机器人本身识别,不会触发自毁机制,也不会被记录。这也是为什么,安迪的记忆体存在空白,却没有人为删除的痕迹。”

这种偷换主脑的“夺舍”算法,将机器人变成了一具惟命是从的义体。

“我懂了,因为脑机是双向传输,义体的传感器和感受器获得的信息也会反馈给马斯洛特的脑机。所以马斯洛特可以用安迪的双眼观看,用安迪的拳头打架,像使用自己的身体一样使用安迪!”海琳娜惊呼。

枢密特皱起眉头,脸上的阴云越来越重。

“怪不得安迪能成为战神,人形机械的核心,是按照规则和程序为人类服务,本不是为了伤害同类而设计的。就算被灌输了格斗知识,也很难打出人类的灵活诡变。而人类‘借壳’的机器人,不按套路出牌,正好能克制什么都按程序运行的机器人。起码在机器人被人类所迫,刚刚开始接触格斗的阶段,安迪的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的。”海琳娜撇了撇嘴。

枢密特叹了口气。

传说中的灵魂可以夺舍活人,来满足自己还阳的愿望。

而人类,也可以夺舍机器人,来掩盖自己的私欲和罪孽。

“这么说,马斯洛特对艾尔玛感到恐惧,是因为她的小伎俩暴露了他‘夺舍’安迪的事实,因为安迪伤人却没有自毁。那么,迪恩为什么伤害主人?既然迪恩的攻击让马斯洛特感到恐惧,就一定不是他自己的命令。”海琳娜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

枢密特沉吟良久,忽然抬起头来,说道:“那通电话。”

海琳娜不解地瞪大眼睛。

“马斯洛特接到的电话,由频率不同的滴答声组成,如果高频代表1,低频代表0,就可以组成一段代码。马斯洛特或许听不明白,但脑机只要具备相应的编译器,就能将声码转化为电子讯号,让传感器执行。”枢密特说。

话音刚落,枢密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文森特又抖了一下,被海琳娜瞪了一眼。

枢密特定了定神,将电话接了起来。

“枢密特警员!”电话那头的声音十分紧张,“警局刚刚接到报警,在星蓝赌场的新会场,发生了一起机器人杀人案件,请你马上到现场查看情况。”

“走吧。”海琳娜立刻行动起来。

“等等,我也去,说不定能帮上忙。”文森特颤巍巍却坚定不移地举起手来。

五. 恶念暗涌

星蓝赌场素来以设施豪华著称,新场馆“千机殿”的布局也严格遵循刺激消费的准则,连绵的猩红色织花地毯和炫目的水晶灯令人心潮澎湃,四通八达的通风口随时保持场馆的充足供氧,激发每一位客人的亢奋状态。

然而,新场馆还未启用,就被血腥味浸泡。在机器人擂台旁边,星蓝赌场的老板戴维躺在地毯上,脑后的血迹将猩红的毛料染成黑色。他的机器人“美洲豹”,一款由竞技会社生产的陪练机器人,佩戴着各种改装武器,沉默伫立在尸体旁边,右拳血迹斑斑。

“这个地方,从前是天慈福利院……”枢密特环顾四周。

“艾尔玛母亲管理的福利院?”海琳娜诧异了一下。

想到艾尔玛,两个人如鲠在喉。

“警官们,”赌场经理迎了上来,泪盈盈地和他们握手,“天呐,这一切太疯狂了……戴维先生接个电话的功夫,就被机器人一拳打在头上,当场就……”

“这个机器人是什么来路?”海琳娜指着“美洲豹”。

“这是我们培养的台柱子,就像地下城赌场的安迪一样。戴维先生希望,在安迪被警方扣押之后,‘美洲豹’能成为第二代战神。”经理满脸都写着惋惜,也不知道在惋惜老板的性命,还是美洲豹本该为赌场带来的利益。

“是谁教他这么做的?”枢密特问。

赌场经理愣了一下,马上又摆上温顺的笑容。

“您说的‘教他’是什么意思?大家不都在培养机器人做事——”

海琳娜伸出一只手,止住了他的辩解。

“屏蔽机器人主脑,用脑机控制机器人作战,这套把戏已经被警局识破。幕后主使到底是谁?”她厉声问。

赌场经理的喉头滑动了一下,手不自觉地在西装裤的口袋蹭了蹭。

“每一个参与这件勾当的人,都是重罪,您可要珍惜将功赎罪的机会。”海琳娜眯起眼睛,晃动着手铐,像一只发现猎物的猫。

和文森特一样,经理被海琳娜的眼神吓得语无伦次。

“不不不……我没参与。是戴维老板找了代号‘夜煞’的黑客,让他改造机器人和脑机……”

“戴维是怎么找到他的?”海琳娜问。

“通过情报网络,在高级餐厅、高级酒店、美容院这种场所为名流服务的人组成的情报网络。他们留心着达官贵人说什么做什么,彼此通气,形成情报。有一个黑客能让机器人为主人做事,事后还不会在机器人的记忆体留下记录。这个情报,已经被不少名流获知。”

他窘迫地挠了挠耳朵,说道:“您知道的,人嘛,难免有几个想要整治却碍于法律的仇家,想做却碍于规矩的脏事。如果通过最不可能危害人类的机器人来做,被发现了就用机器人失控或者被黑客入侵的理由脱罪,像马斯洛特那样全身而退,就太好了。当然,戴维先生没有这样想过,我也没有,我们就是想培养一个机器红人罢了!”

最近脑机供不应求,非常紧俏……枢密特想到医生的话,不禁周身一冷。这里面有多少人,是因为马斯洛特的事动了贪念,准备拿机器人做挡箭牌?

“经理先生,请你仔细回忆夜煞的长相。”枢密特摁着经理在沙发坐下。文森特为他戴上电极帽,诱导他回想黑客的样貌和姿态,海琳娜将渲染形成的影像资料发给交通管理局,让他们动用全市的摄像头找出夜煞。

凭借城市监控系统的人脸识别和步态识别功能,目标很快被发现,交通局将实时位置传输到枢密特和海琳娜的AR警务眼镜。

“他正在前往第三街区。”海琳娜看着导航系统中移动的小红点。

枢密特脸上闪过一丝惊慌。

“第三街区,是都市广播电台的所在地。”

六. 玫瑰留芳

“距离圣诞节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们看到各大商场和线上平台的促销活动非常火热。安妮,你想好给家人朋友买什么礼物了吗?”

“没有,但我已经想好了给我家狗狗买什么礼物了。”

“哈哈,艾米要当妈妈了吧。”

“对,B超显示有五只小狗,我打算送它们不同颜色的——”

广播里传来不祥的沉默,枢密特将油门踩到底,广播大厦已经近在眼前。

“抱歉,听众朋友们,我们插播一则广告,马上回来。”主播的声音有些惊慌,草草中止了播报。

枢密特一个甩尾将车停到广播大厦旁边,看到很多挂着工牌的人正面色惊慌地冲出来。

“怎么回事?”枢密特下了车,拦住一个将高跟鞋拎在手里的女子。

“一个全副武装的机器人闯到大厦来了,保安要求我们马上撤出!”女子捋了捋凌乱的头发,气喘吁吁。

广播部门位于大厦4层。枢密特避开人流,搭乘设备维护部门的货梯抵达。员工已经撤离,口播稿、台本凌乱地洒在东倒西歪的工位上。高大的技工机器人杀气腾腾地抵在演播室门口,左臂加装了一面盾,右臂原本的喷枪被改造成双弹道的机枪。

隔着演播室的玻璃窗,枢密特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帽衫的身影正在操作广播设备。

夜煞?枢密特拨动了手枪保险,机器人立刻抬起右臂指着他。

“别费劲了警长,技工机器人的视力和速度远超人类,你没有胜算。”夜煞冷冷地说。

“你打算向全城播放杀人声码,让所有被你动过手脚的机器人袭击它们的主人?”既然已经被看穿,枢密特干脆收起武器,摊开双手,大大方方走向他,心里祈祷控制台的设备锁能多撑一会儿,不要那么快被破解。

夜煞回头看了他一眼。枢密特注意到他的脸消瘦而苍白,眼袋深重,眼睛里满是疲惫和伤感。

“艾尔玛……是你什么人?”

听到少女的名字,夜煞的嘴唇哆嗦了一下。

“我在天慈福利院长大,她是我的好朋友。”

“天慈福利院已经不在了。”

“我知道。天慈福利院是用废弃厂房改建而成,院长妈妈并没有房子的产权。星蓝赌场的戴维买下了那块地皮扩建场馆,艾尔玛请求他不要毁掉母亲的心血,让福利院的孩子们无家可归。可那个家伙,利用了艾尔玛……所以,他必须死。”夜煞声音沙哑,手上的操作停了下来。

枢密特又靠近了一些,机器人右臂传来子弹上膛的咔哒声。

“别怕,我只是想知道艾尔玛的事。对她的死因,我们做了很多调查。如果你向全城播放杀人声码,这台机器人,也会杀死你,对吧。”枢密特缓和了口吻。

夜煞不置可否。

“既然你抱着必死的意志,就和我说说艾尔玛的事吧。否则,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明白她挑战安迪的动机,很多人觉得她是哗众取宠……”

“她不是!”夜煞的手脱离了操作台,紧紧攥成拳头,“是戴维逼她的。他承诺,只要她帮忙毁掉安迪,就出钱安置福利院的孤儿。戴维想垄断机器人搏击赛,可马斯洛特看不上他,不愿意带着安迪投靠星蓝。所以,他想毁掉安迪这个地下城赌场的台柱子,好把客人都吸引到星蓝。”

想到那姣好如玫瑰的少女,枢密特深感遗憾。说到底,她只是想帮助母亲,守护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罢了。

“用脑机替换机器人主脑,是马斯洛特的主意,还是你的?”枢密特问。

“是马斯洛特。他曾是格斗天才,学过跆拳道、泰拳和散打。可他在比赛中被对手恶意伤害,弄断了韧带,再也无法走上赛场。他想用机器人重温自己的英雄梦。所以,他找到我,让我编写屏蔽机器人主脑,改用脑机控制的算法。”夜煞像发泄一般一口气说完,胸口剧烈起伏。

枢密特了然地点点头。自己编写的算法,却阴差阳错害死了心爱的女孩,这样的惨剧,足以让任何人疯狂。

“马斯洛特脱罪之后,我就放出消息,告诉那些蠢蠢欲动的人,站在马斯洛特阴影下的人是我。于是,他们怀着各种不可告人的秘密,让我改造他们的机器人。”

广播设备的显示屏亮了起来,夜煞从口袋里拿出播放器,靠近亮起红灯的鹅颈麦,那是主播们向全城播报信息的入口。

“警长先生,心存恶念却想用机器人做替罪羔羊的人,我来替你们除掉,包括我自己。罪恶的闸门,由我来关上。”

枢密特毫不犹豫地冲向他,夜煞摇摇头,眼中掠过一丝杀机。

一阵错落有致的滴滴声突然响起,机器人瞄准枢密特的机械臂垂了下来,夜煞还没搞清发生了什么就被枢密特按倒在地板上。

夜煞看着出现在门外的海琳娜,瞳孔剧烈颤抖。她手中举着高倍率的扩音器,滴答声正从中传来。

枢密特向她竖起拇指。赶来之前,他和海琳娜兵分两路,他尽力拖住夜煞,海琳娜想办法破解夜煞的声码。显然,海琳娜不仅破解了,还按照夜煞的编码规则,制作了一段让机器人停止动作的声码。

“不好意思,罪恶的闸门,还是由我们关上。你要做的,就是把主顾们的名单和改造机器人的手段告诉警方。我发誓,艾尔玛不会白死。”枢密特为他戴上手铐。

夜煞绝望地笑着,头垂在地板上。海琳娜从胸袋里拿出一张边角卷起的照片,轻轻放在他面前。

“这是警方在艾尔玛的口袋里发现的,如果我的直觉没错,这原本是打算寄给你的。”

照片上,是一个白色栅栏围成的花圃,里面开满了热烈如火的玫瑰。夜煞将照片翻过来,看到几行娟秀的小字。

你送我的花种,开出了漂亮的玫瑰。愿我们的人生像花一样,经历冬季的凋零,春日的等待,却依然能开出蓬勃的花朵。

夜煞将头埋在臂弯里,颤动着肩膀抽泣。

机器人扭头望着窗外,沉默如一尊雕像。枢密特顺着它的视线看去,发现窗外的晚枫被风拂动,枝头的叶子飘飘洒洒,像一片片赤红的飞花。

-END-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郑军 2019-08-28 10:49

这篇小说主要长处是叙述。故事起承转合流畅自然,悬念层层揭开。语言简练,没有理工腔。不过,“机器人三定律”是阿西莫夫给自己小说作的设定,并非真实的机器人工学定律。半个世纪后的作品还在借用它,不仅重复,而且约束思路。

匿名 2019-08-19 10:32

并不是很新鲜的设定,但作者的笔法较为圆融,故而写作了一个相对清晰完善的故事,完成度较高。

匿名 2019-07-28 15:00

将机器人和打擂联系起来,从而引发一系列的矛盾,这是一篇跌宕起伏激动人心的故事,小说情节设置得非常到位且没有浪费,前后联系紧密故事连贯,是一篇很优秀的作品。但如果将故事背景交代得更加清楚就很完美。

匿名 2019-07-19 17:10

故事本质上是很传统的侦探小说,读起来不错,引人入胜,作者的文笔也还可以,虽然还是有很多用词不当的地方。作为科幻小说的点子上,没有那么新颖,但是还是很有趣的。

匿名 2019-07-17 20:11

一篇成熟的、优秀的科幻小说,故事性强,读起来跌宕起伏,有“大片”的感觉,可以看出来作者花了大力气去雕琢。在描写人机关系、解释机器人被“黑”的原因等方面都非常成功,是我本人在评审过的9篇作品中最好的一篇。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精彩绝伦的作品,具有改编成影视大片的潜力。

1
回复 0

投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在微信中访问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