穴居人

279
1093
2

七月流火,烈日焦烤着大地,隐约可见的热浪在视线尽头将景物扭曲,仅是目光扫视都怕灼伤了眼。

某处的一间大会议室,吵得热火朝天。

“我们需要新的资源和土地,这样的机会怎么能够错过?”

“没有人可以预料到它的发展,最应该做的就是将隐患扼杀在襁褓中!”

“你的怀疑完全就是空谈,分明我们先发现了他们,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我们的存在,我们有什么可害怕的?历史上哪一次不是先进的文明找到了落后的土地?”

尽管在座的各位都是航天航空相关领域的顶尖人物,但是此刻却像是菜场大娘一般叫嚷着,其内容无非是在讨论文明分化、文明碰撞和文明圈养等,各执己见,一时间都显得有些不太冷静。而这一切还要从一周前的发现讲起……

“滴,滴,滴,滴……”

扫描仪一遍又一遍地扫过,屏幕上忽然亮起的不停闪烁的红色光点一时还没有人注意,因为没人认为这里会出现信号。熟悉的大气和云层,熟悉的东方启明,我们的“姐妹星”金星突然多了一颗卫星,而生命探测装置竟然在这颗卫星上检测到了生命信号。这感觉就好比你发现自己每天出去买菜的市场上突然盖起了一座摩天大楼,或者说是架起了空中花园可能更加合适。

监控组发现信号时也是吃了一惊,确认无误后迅速将这一信息传达给了航空航天局中心。

航天局在惶恐中又监视了一周。幸好这一周时间的观察并未发现外星生命有什么过快的发展,人们也稍微松了一口气。

这也是为什么各界会在这次会议中如此激动。

“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更多的资料,为此必须实地考察。”生物研究所代表人发言。

“说得容易,要去你自己去啊,反正我们不提供支持。”设备科的负责人布居此刻颇有些着急,她反对实地考察的观点,不是因为舍不得机器,而是担心责任落到自己的爱人身上——程远,唯一一位登陆过金星的宇航员,尽管无数人质疑他的“登金奇迹”。

“就先这样吧,我们确实需要对于‘穴居人’更具体的了解,但目前作决定还是太唐突了,等待下次会议吧。”联合政府航空航天总局代理人宣布了这次会议的结束,这样的会议的确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之所以叫做“穴居人”,源于热感系统捕捉回来的呈现图像,磁性生命呈葫芦状,下半球处裂开一条缝隙,雄性呈球状,常存在于雌性体内,因此而称为穴居人。最为惊奇的地方不在于此,而是穴居文明无论雄性或是雌性生命体均没有动物特征。没有眼耳口鼻,就像是一个肉球一样在不停地滚动,甚至能够运动的能量运转方式都是个谜,仿佛地球文明的生物和物理法则并不适用于他们。

一周的时间一晃而过,各院士再聚一堂,唯独设备科的位置空出来了。

“各位,希望我们这次可以通过一个统一的决议。”总局代理人的声音略显疲惫,或许是近些日子太过忙碌,但仍旧刻意提高了嗓门,声音更加嘶哑。

生物界一人站起来鞠了一躬,说:“很感谢您同意了我们的请求,我们对设备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太害怕她感情用事了。”

医疗卫生研究所所长也站起来补充道:“我们基本上已经协商得差不多了,今天主要是来征求一下程远的意见。”

“你们商量的意见是?”

“登陆。”

一天体位物理学家有些惊讶:“你们在开什么玩笑,这可不是说走就走的旅行。以我们目前的技术,从地球前往穴居星至少需要十年,你能猜到这十年穴居文明的发展吗?”

技术部一员不急不缓地说:“我们当然考虑得到,将传感系统装在飞船上,飞船便能时刻掌握穴居星的动向,最多不过三分钟的延迟。并且在飞船设置了导航回程装置,一旦有任何变故,飞船随时可返回地球。”

“只是……”技术部人员顿了一下,接着说:“设备科方面,不是很好交涉。”

“具体什么时候出发?”一直沉默着的程远开口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不自觉聚焦了过来,毕竟他是这场会议最关键的人物。

“预测到了十年之后穴居星的位置,根据预判设置了预计路线,三个月后出发,不出意外的话即便是有所偏差也能够降落在穴居星上。”

程远像是走神了似的,呆滞了好久。过了一会儿,蹙了蹙眉头,缓缓吐出一口气,说:“我答应,设备科那边交给我吧。”

接下来的三个月,程远和布居这两位像是忘记了身为科学院院士的使命,放弃了手里的工作,抛弃了国家的未来。

这是他们未曾经历,甚至都不敢想象的浪漫。

躺在潮湿的绿荫,细嗅泥土的清香,看那白云悠悠的飘,此刻云儿不再是水滴聚合;

骑着健硕的骏马,奔腾广阔的草原,迎面狂风呼呼的吹,此刻风儿不再是空气流动;

漫步琳琅的展馆,欣赏精美的雕绘,欣赏绘画栩栩如生,此刻画儿不再是丙烯颜料;

依偎彼此的身旁,感受呼吸的温度,对着星星眨眨眼睛,此刻星儿不再是运动天体。

三个月的时间无比的充实,再过充实却也不过只是三个月罢了,终于还是到了要分别的时刻。

当程远告诉了布居时,布居竟然爽快地答应了。程远有些难以置信,他试想了无数种可能,可他没想到会如此顺利;编造了无数用于安慰布居的甜言蜜语,却也都只能咽进肚子里。

送行的时候布居哭红了眼,程远一遍又一遍替她擦拭着眼泪,感觉到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但咬了咬牙,还是离开了。

随着器械的轰鸣和席卷的烟雾,“寻生号”启程了,程远离开了,他和布居这一别少说也得20年,但布居可不愿忍受如此长久的寂寞。

不到半年的时间,程远便收到了令他揪心的消息——布居怀孕了。一时间程远甚至有些动摇,但是回头看到同行的助理人员,想到背后国家的支持,仍旧坚持着飞向穴居星。倘若他真的因一己私利半途而反,恐怕联合政府也不会轻饶他。布居也自然猜到了这一点。

或许是因为赌气吧,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布居并没有告诉程远,可能过了百天,这位父亲才从照片上看到了自己的孩子。

孩子成为程远对故居的又一念想,也更坚定了布居的打算。

“爸爸,爸爸。”布居一遍又一遍地教孩子喊爸爸,只为了给程远一个惊喜,或许对程远来说并不是惊喜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距离不断接近,人们掌握了穴居文明更多的生命活动迹象:穴居生命体的繁衍通过长时间雄性生命体对雌性的穴居,后逐渐融合,分裂,产生新生命体;有的强大的雄性生命体看似更容易接近雌性,但是穴居后却不能成功融合,往往穴居一段时间后会脱离出来,寻找下一个雌性生命体;有些雌性生命体周围会围绕着许多小型雄性生命体,但是这些小型雄性生命体只是在接近,却难以穴居雌性体内;还有些同性相吸的生命体,不过目前为止没有发现此类生命体的繁衍迹象;至于死亡的观测,没有直观地发现穴居生命体的死亡,只是有些生命体运动能力会逐渐减弱,最后完全停止,而热感信号也逐渐暗了下来。

岁月如梭,一晃过了五年了。在程远的世界里没有日出日落,只有简单的睁眼闭眼;穴居人和自己的家人是他每日最大的念想,尽管每天不会有太大的体力工作量,却仍觉得心力交瘁,身心疲惫。

这五年来程远通过视频和照片了解家里的情况,父母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孩子一天天在长大,布居脸上也多了些皱纹。程远一心盼望着完成任务,早日和家人重见。

与此同时,外太空某艘飞船不起眼的一个零件正在缓缓脱落……

“根据卫星探测,穴居星轨迹发生细微偏移,请‘寻生号’自行调整轨道,否则有可能撞击着陆。”地球宇航局向“寻生号”发来消息。

“收到,调整轨道,绕星飞行,计算软着陆点。”

“检查飞船设备。”

“设备运转正常,功能完好。”

“预计延后时间,20天。”

时间一天天过去,明明离任务结束越来越近了,程远内心却是愈发不安,也许是离地球越远的缘故吧。

而这期间,程远每天向布居抱着平安,却不知布居也是想方设法让程远放心。

终于即将着陆。飞船的准备十分充足,即使是轨道偏移,仍能够精准定位。随着火焰光束逐渐地暗淡,人类的“寻生号”任务成功了一半。

尽管之前的探测捕捉对穴居人已经有了具体的信息,但是亲眼见到还是令程远感到十分地震撼。飞船其他部门工作人员都在负责对接地球的指挥中心,只有程远一时间满脑子都是布居,仿佛从飞船上下来的那一刻,才和布居真正地分别。最令程远担心的是,他第一时间发送给布居的消息,却没有得到回复。

也许她不知道吧,不对啊,昨天她还刚和我说了今天要小心的;

兴许是睡了吧,可是地球是正午时刻啊……

程远皱着眉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着手去研究穴居人。亲眼看到穴居人之后,多少也有些能够理解。他们的样子有些像是地球人类文明古老的壁画,女性的胸部、臀部被放大的感觉在穴居人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果然任何文明最初都有着生殖崇拜。但是这些穴居人的行为却令程远有些不解,很多雄性体为了争夺雌性体的穴居机会,甚至在争抢的过程中自相残杀。起初程远以为是体积偏大的撞飞了体积偏小的生命体,但是仔细观察时发现两个生命体之间并没有发生接触,仅仅是靠近,一些小的雄性体便飞出好远。

程远这时才想到了最大的谜团是穴居人的能量系统,他们究竟是靠什么维持生命运作的。程远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打开了磁力检测装置,此时突然听到了无线电里传来一句声音“这个星球上有氧气!”

布居手忙脚乱地操作着各种仪器,然而这一切都显得徒劳,不然当初程远的“登金奇迹”也就不会被人认为是奇迹了。

巨大的黑色阴影向程远袭来,但由于隔着航天头盔,程远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而当他回头时,黑色已经完全覆盖了他的视野。

万籁俱寂,唯有头盔被撞裂的程远听到了巨大的轰鸣声,这声音足以将他的耳鼓膜震破,听小骨震损。

撞击使得布居在一片混乱中被撞得颠来倒去,甚至意识都有些模糊,只是死死地怀抱着。

绿色的液体溅了一地,这是穴居人的“血液”,在外层磁力薄膜的覆盖下,人类始终没有探测到他们的内部结构。

飞船压在这具穴居人的尸体上,程远仍旧呆滞在原地,耳道缓缓渗出的鲜血也被当作了汗水。不过他也确实出了很多汗,没有了航天头盔的保护,穴居星的温度让他瞬间裹上了一层黏稠的汗液。

若不是这艘突如其来的飞船,恐怕程远要被这穴居人撞得血肉横飞了。而现在双耳失聪和一身热汗的下场,相比之下已经是万幸了。

当这艘飞船缓缓走下两个身影时,程远更加震惊了。熟悉的身影和熟悉的影像陌生的身影,程远一时间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情绪来应对现在的场景。

当程远楞在原地的时候,那个娇小的地球身影动了两下嘴巴,分明小孩子戴着宇航头盔,分明程远已经双耳失聪,但是仍然听到了这声“爸爸”。

程远不是文学家,但他此刻有了这通感的体验;程远不是精神病患者,但他此刻明白了什么是共感觉。这声“爸爸”充满了讶异,却又听得出一声温暖;一声“爸爸”穿越了多少距离,多少时间,终于传到了程远耳边。

程远飞奔了过去,张开了双手冲向了自己第一次亲眼见到的孩子。

孩子也缓缓举起了手,这幼小的手却不像本该的那么稚嫩。当程远慢慢蹲下的时候,这双幼小的手抵在了程远的胸膛,一把推开了程远。程远一屁股坐在了这异球的土地上,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滑落,黏稠的血液从他耳朵外渗,晶莹的泪珠从他眼中涌出。

晶莹的泪珠花了程远的眼,他隐约看到了长相和普通穴居人不同的外星人,头大腿长,身着钛镁服装,看着有些熟悉,却又想不出为何熟悉。

这算是奇行种吗?还是应该叫做变异体?程远自说自话。

“变异体”开口了:“我们是诺克星人。”

声音直接传到了程远脑海,程远也忘记了自己双耳失聪。

“诺克星人……”又是耳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闻到的名词。

“数百年前我们来到了这里,见证了地球的人文之美,我们参考了这样的美,同时为你们留下了一部关于我们的科幻小说,”诺克星人解释着程远心中的疑惑“但在我们复刻人类文化与情感这种美的同时,我们发现了人类文明所创造出的人文美的不足。”

程远此刻忘记了一切,成了一个专心的“聆听者”。

诺克星人接着说道:“我们原本以为,人类的一切丑陋与不堪,源于‘欲’。在我们当初制造人类时,‘欲’原本是希望激发人类生存意志的设定,但万万没想到在人类所创造出的人文美中起到了副作用。”

在场的工作人员也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着。

“我们这次设置了‘穴居文明’,就是希望人们能够看到他们而自省。那些被‘性欲’冲昏头脑精虫上脑的某些男性,仿佛一辈子都在追求原本为了生存繁衍而设定的短暂的快感过程中;部分被称之为‘拜金女’的女性,也是玷污了爱情这一美好而神圣的情感。我们用磁力代表着金钱,那些天生基因优良的穴居人多么像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地球花花公子们;而那些弱小的穴居人,不正是人类中的一无所有的‘舔狗’么。包括你这次险些被穴居人撞到,也正是因为你的磁力装置影响到了他的活动,这种磁力干扰不正是人类文明的社会舆论吗?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设定‘欲’时出现的问题,原本我们便是想借着穴居文明让人们克服自己的本欲,但是我们错了。”

众人刚刚明白了这一切的来龙去脉,此刻诺克星人却又有了转折:“直到这一次看到程远和布居的所作所为,我们才明白,不仅仅是本欲。像是程远和布居,在追求高远的同时,早已经克服了最底层的本欲,但是此时,二人却都在自责与埋怨。不难理解,因为除了本欲,还有本性。人在遇到问题时,着急地表达自我,而缺乏理智地对于未来结果的预测,很多时候都是由着性子来,没有想到自己的某句话或者某个行为会带来的后果。”

最初程远带着布居享受浪漫的时候,布居就已经猜到了程远的打算。但是程远选择这种方式更多的是为了弥补自己内心对于布居的亏欠,却没有想到布居的计划。

而布居选择在太空中追逐程远也是一时的源于“爱”的自私的冲动,程远的飞船有着足够的材料和人力,但是布居却只身一人,飞船也是匆忙准备的,最后也是出了差错直接撞在了穴居星上。不过好在碰巧救了程远一命。

程远在选择国家和人类时,忽视了布居的感受;布居在急于表达自己爱意的同时,也许也给程远带来了麻烦。那种抛弃的自责感与思念的痛沉沉地压在程远心头,而布居一人在飞船中分娩过程的痛楚也只有自己一人知道。

“其实我们也像你们一样,程远,布居。你们愧疚于自己的孩子,而创造了人类的我们也是非常对不起你们,接下来我会帮助你们克服这原本的错误,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弥补,对不起……”诺克星人的语调也有些低沉,又显得温柔,他顿了顿,补充道:“我永远爱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匿名 2019-09-19 19:02

科学性突出的硬科幻,构思巧妙,文学性还得增强

匿名 2019-09-15 11:06

小说的点子其实很新颖,很喜欢这个主题,不过文章的字数太少不足以支撑这个庞大的构思体系,文章前头的语言显得生硬且与结尾不太呼应,导致结尾的描述苍白无力摸不着头脑。

匿名 2019-09-14 08:18

作为科幻小说,前半部分够造了一种外星生命,后半部分主要讨论男女关系等问题,个人觉得外星生命探索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不应该接本文中的后半部分,建议作者,丰富世界观设定。

匿名 2019-09-12 16:40

这篇科幻好似寓言,用外星生命暗示了人类,让我在探索太空的过程中还要更多的观照内心。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七月流火,原本指的是天气转凉,后引申为天气的炎热。在我的初稿中,对比想写外面的热会议室氛围的冰冷,同时“火”也指星宿,想借开头一句“七月流火”一词三关,但是显然有些弄巧成拙,卖弄了学问,还请见笑。

0
回复 0

作为科幻作品而言,这篇小说可能“幻”的成分比“科”的存在更多,尽管它的科学幻想仍显不足。除此之外,可能故事的流畅度也稍显不足。很大程度上源于字数的限制,写到飞去外星,难免想谈谈光速;提到外星生命,也总想说说文明圈养之类。但是倘若真是如此,那么作品本身的主旨可能也会发生偏移,这显然也不会太好。 之所以会写这篇小说,强调的还是“本性”和“本欲”,但是想完整地阐述这两者,其实这几千字的小说确实显得无力。两者最大的区别可能是在于愚蠢和自私。人的本性中有很多矛盾的地方,既有好奇心,又畏惧陌生事物;而本欲也确实让人们有时会做出伤害他人的做法。 宏观来看这篇作品确实能够深入人心,但具体来看也确实只是反应单纯的男女关系。 这也许是青春期独有的权利吧,能够看到身边人不同的恋爱,好的一面自然有诗去歌颂,而男女原本的矛盾可能就需要我用这种较为激进的方式去表达了吧。

0
回复 0

投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在微信中访问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