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别重逢

1272
3512
1

“谢谢歆儿姐!”那名自称刚被隔壁大学录取的学生在自助收银台扫码付款后,再次向刘歆儿点头致意,然后拿着一本灰底白字的侦探小说走进夜色。

现在的小孩长得真高。肱二头肌明显练过,哪里像高中生,跟我们那时候完全不一样。刘歆儿这样想着,手上还在码字。她在赶一篇明天要交的稿子,手边是下午从书架上拿的那本侦探小说。

这是城市北郊一间由地下车库改造而成的24小时书店。水泥墙裸露着,书籍按照种类摆在矮小的灰色铁架子上。基本都是小说,还有些刘歆儿觉得名字很熟但从没翻开过的哲学著作。

刘歆儿是这里的常客。书店常举办沙龙活动,访谈年轻作家。上学时,刘歆儿偶然在网上看到一张活动海报,恰好没事,就独自来听。讲座的主题和嘉宾的名字都已忘记,书店椅子的质感和高度却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这儿离大学城不远,常有相伴刷夜的年轻人光顾,期末考试周更是一座难求。

不过现在是暑假,店里又没装空调,十点半以后,最后几个学生也陆续把书放回书架,收拾好习题册离开了。

                                                                                夜谈

墙上挂钟滴答滴答地响,刘歆儿心脏咚咚咚地跳。打完最后一个字,保存,关闭文档。明天只要复查修改一下就可以交差了。今天下午刚写完这周第三篇稿子,难得准时下班,本想来书店放松一下,没想到又来了任务,一直写到现在。这几个月国际贸易风云诡谲,下一篇稿子八成还是这个主题。只盼这场风波早点过去。

刘歆儿打了个哈欠,环顾四周,墙边一个女生在飞快地敲击键盘,电脑屏幕的光一会儿绿一会儿橙,映在她煞白的脸上,斑斑驳驳的。角落里还有一名身着深蓝色长袖衣裳、头发半长的男子趴在书桌上睡觉,他脚边的双肩包里装着一个印有亮黄色卡通图案的水杯。广播里传来莱昂纳德·科恩咒语般的低沉吟唱。

社交软件没有新消息。几个凌晨推送的公众号已经更新了,刘歆儿没有点进去看。

“六旬老汉称亡妻被外星人绑架”。一个标题突然跳出来。

无聊。刘歆儿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老人家也不想想,假如真有外星人来地球绑架,为什么科学家没发现。说外星人科技先进,没留下蛛丝马迹吧,为什么偏偏又被你发现了?再说,全世界75亿人,外星人只绑架你妻子一个人,这概率也太小了。与此相比,还是妄想症的概率大一些。刘歆儿凡事都爱讲概率,明天加班的概率啊,视频更新的概率啊……据说通常她懒得把衣服拿出去晒时,下雨的概率就会增加。

“砰”,大门被推开了。刘歆儿猛地抬头,挂钟显示已经过了凌晨两点。

一个茶色短上衣红色短裙眼线上扬的年轻女子径直走来,在刘歆儿身边的空位坐下。

“好久不见,杰西卡!”女子笑盈盈的。

“……玛丽?!”

角落里的蓝衣男子把头转到另一边,打起了鼾。刘歆儿赶紧捂住嘴。

来人正是刘歆儿的大学同学李琦。两人是大一英语公共课上认识的,所以私下都用英文名相互戏称。刘歆儿记得,有段时间两人几乎形影不离,可后来上了不同的专业课,各自都忙了起来,就渐渐疏远了,毕业到现在近三年,都没联系过。印象里李琦常戴一幅黑框眼镜,爱穿一条灰绿色的亚麻长裙,和眼前这位简直判若两人。

李琦指指门外,刘歆儿点点头。书店门口的小圆桌边,路灯在两人身后拉出长长的影子。

“你也常来这里?怎么以前没遇见过你。”

“哪里呀,我专程来找你的。”

“啊?”刘歆儿怀疑自己听错了。

“今夜来找你,是想和你说个事。” 李琦再次发话。

“……你说。”刘歆儿琢磨着这话里的意思。这个点来书店找我说个事?看着不像来借钱的样子,难道得了绝症?可话说回来,她怎么知道我在这?难道是同租的小文告诉她的?记得小文和李琦当时是一个专业,不过她俩好像不熟吧。

“听完以后别太激动。”李琦俏皮地眨眨眼。

看来不是绝症。刘歆儿松了半口气,嗔道:“你就快说吧!”

“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我以前常说我家在很远的地方。”

“记得,我问你是哪里人,你总神神秘秘的,后来我看到你申请奖学金的那张表,才知道你高中在成都上的。”

“我说的可不是成都。”

“那你是说国外?我记得你说过父母都移民了,就你一个人在国内读书。加拿大还是澳大利亚来着?”

“还不够远。好吧不逗你了,我其实不是地球人。”

“……”刘歆儿故意扬起眉毛让眼镜滑到鼻尖上,夸张地瞪大眼睛。

知了突然大叫起来。

“我的母星位于你们所谓的大麦哲伦星系,南半球全年看得到。”

“哈。”刘歆儿干笑了一声,“你说你是外星人?巧了,我刚看到一篇外星人的报道,你最近是不是绑架了个老太太?”

“你别不信,刚才的新闻就是我发给你的,想逗逗你。”

“啊?”刘歆儿打开社交软件,没有新信息,“那篇是系统推送的新闻,怎么可能是你发的?你也改行做记者了?”

“当然不是你们地球人的方法。再看看,我又发给你一篇。”

果然有一条提示信息。又是一篇新闻,这次发稿人竟然是刘歆儿供职的报社,刘歆儿惊讶地发现内容竟然是自己刚刚写完的那篇稿子!

“不对啊,我还没发给同事呢。”一阵风吹来,刘歆儿搓了搓胳膊,“天哪,你该不会成了黑客吧?我记得你大一微机课得了满分来着!有空教我计算机吧,以后跳槽用得着。”

“计算机还得你自己学,我操作机器可不用你们的编程语言。再说我就要回母星了。你说我是黑客,也不是不能这样理解。我的本体其实是一种拥有超强计算能力的机器,刚才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常规操作。”

刚才是外星人,现在又成了机器人,还本体?越说越离谱了。刘歆儿嘴角保持着礼貌的微笑,默默打量对面这位自称机器的女子。妆容精致,打扮入时,不像是受妄想症困扰的样子……那就一定是整蛊了。精心设计一些小戏法,提前安装摄像机或录屏软件窃取我刚才写的稿子再伪造成公司发布的样子,引我做出一些愚蠢的反应。刘歆儿盘算着。她包里肯定藏着录音笔,等着我上钩。得想办法反将她一军。

“你说这些,”刘歆儿扬扬手机,“对你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没错。”

“那你快帮我把稿子撤掉,我明早还要修改一下,有几个地方要用明天最新的数据。”

“没问题。”

话音刚落,刘歆儿的手机闪退到桌面,刚才的页面怎么也找不到了。

看来有同伙。还是说早料到我会提这个要求?刘歆儿没想到对方技高一筹,讪讪地说:“是厉害了点,回去得赶紧升级系统,再让同事改密码。”

“改密码没用。你大概听说过,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计算能力,人类目前的密码方案几乎都可以破解。只不过人类目前掌握的计算能力太弱,可行的时间内破解密码的几率非常小。而以我的计算能力,不论你们的密码是什么,我都可以很快解出来。”

“那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刘歆儿哼了一声,“怕被发现吗,还是对钱不感兴趣?”

“严格来说,我确实抢过,但不足以引起人类的注意。毕竟只要是运行程序的机器,即使没有联网,只要接电线,我都可以侵入。

“比如缴大学学费的时候,我临时篡改了在线缴付平台系统的几个数值,随机从100万次公交卡消费中多扣取不到一分钱,再把钱存入我的账户,删掉相关数据。接着伪造一份前段时间现金存款的证明。

“当然,我早就修改过印钞和验钞系统,让机器多印了几千块钱,调发到指定银行,和我存入的钱相抵。这样以后即使我恢复所有机器的正常功能,也不会有人查出问题。

“你们的金融系统高度数字化,信息又庞杂,几乎没有人类个体能掌握每笔钱的精确数额,这就给我的操作提供了空间。”

“说得倒像回事儿,”刘歆儿强打着精神,“就没被别人发现过?”

“还真没有。在人类能反应过来之前,我已经把一切恢复原状了。即使有人真的恰好有所察觉,我也可以通过刺激人脑修改当事人的记忆,让他们忘记异常情况。”

这里肯定有陷阱。刘歆儿暗想。等着我问她能不能帮我弄点钱,然后拿着录音来取笑我。不能上当。刘歆儿露出看穿一切的微笑,故意顺着李琦的话问:“这太玄了,难道人的记忆真像文件一样可以涂改?”

“没那么玄。虽然每个人的大脑都因为不同的突触连接方式,有其特定的空间结构,但这些结构的建立方式还是有章可循的。”

“不懂。”

“比如你第一次看见苹果,大脑就会在‘苹果’和‘红’的概念间建立联系,今后你每次见到红苹果,这个联系就更加牢固一点,而你看见黄色、绿色的苹果后,大脑又会建立新的联系。反映到微观上,储存记忆的单位就是神经元之间建立的突触。”

“生物老师好像讲过。你是说大脑有个神经元代表‘苹果’,只要移除这个神经元你就会失去与苹果相关的一切记忆?”

“准确地说,多个神经元会共同标记一个抽象概念;与此同时一个神经元会参与标记多个事物。”

“好复杂。”刘歆儿左手推眼镜的同时遮住嘴,竭力掩饰一个哈欠。

“繁琐是繁琐了点,但绝对不算高深。你应该听过机器学习的原理,只要观察大规模样本,就能在不清楚原理的情况下进行高还原度的模拟。”

“嗯。”

“我使用的就是这种方法,只不过我在初始阶段对数据的观测能力和后来的计算能力都远远超过人类现在能达到的水平。通俗地说,我观测你大脑建立突触的模式,比如你记忆某个数字时大脑空间结构如何改变。通过模仿,我可以刺激你的神经元建立类似的突触来制造目标记忆。”

刘歆儿没再说什么。对方准备得很充分,自己大概是没有胜算了。毕竟这些机器啊、大脑啊,李琦再怎么信口开河,自己也不懂。

“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被说服。”李琦笑笑,“这样,时间不早了,今天是周五,晚上九点,你没有其他事的话,我们再约这里见,到时候一定给你解释清楚。”

刘歆儿正望着路灯出神。半晌,她突然抬起头问:“你说我现在在想什么?”

“你饿了,想吃炸鸡。”

“……”

“看来我说对了。”

“不过这不能证明你是外星人。福尔摩斯也做得到。你一定注意到刚才我肚子叫了,而刚才那辆路过的公交上印着炸鸡店的广告。虽然你背对马路,但图案很可能映在门玻璃上了。”

李琦耸耸肩,慢慢地笑了,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刘歆儿盯着李琦看了一会儿,扑哧一声也笑了。

“晚上见吧,我倒想看看你还有什么花招。我去把借的书还回去。”

“晚上见。快回去休息一下,还得上班呢。”

                                                                         第二次夜谈

刘歆儿醒来时右腿有些发麻,广播里放着轻音乐,穿长袖的男子和玩电脑的女孩都不见了踪影。自己昨天明明……

“天哪!”刘歆儿抬头看了眼挂钟,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按了两下太阳穴,拿起电脑包就往家赶。这间她称为“家”的出租小屋一共住了三个年轻女孩。刘歆儿的房间是客厅改的,隔音效果差,又没有像样的书桌,以前遇到有突发事件需要加班写稿,也常常这样去书店工作。

另两间房门关着,看来还没起床。刘歆儿飞快地洗了澡、化好妆,赶在早高峰前坐地铁来到公司所在的那座造型奇特的玻璃大厦。路上还用手机给两个采访对象去了邮件。

像往常一样,除了那个每天送孩子上学的男同事,其他人都还没到。在桌前坐下,拿出路上买的两个包子,打开电脑,屏幕上赫然是“某某大学某某级奖学金评选名单”。依稀记得是昨晚和李琦分别后在书店查的。

“上学的时候也没看她那么爱整人呀。”刘歆儿长舒一口气,靠在椅背上。

“嘟囔什么呢?”坐隔壁的小张拎着包走过来。

“张,你说人的记忆真可以篡改吗?”刘歆儿脱口而出。

“小说看多了吧?叫你少看那些书。”小张伸出手,“看我新做的指甲。”

“颜色真好看。”

“好看吧。”

“今天来的好早。”

“我老公送我的。”

九点二十八分,偌大的开放型办公室几乎坐满了人。刘歆儿看见技术部的小刘气喘吁吁地推开办公室大门,正想把昨天公司账号被黑的事告诉他,但昨天手机里那篇文章的截图怎么也找不到了。应该没有误删。难道手机相册也被篡改了?

整个上午都没什么事。刘歆儿把昨天的稿子修改后交给主编,又校了几篇同事的稿子。

她真是外星人又怎样,反正她看起来不想引起人类的注意。既然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那么她是不是外星人好像和我并没有关系。吃午饭的时候,刘歆儿呆呆地想。难道真求她给我钱?可我又不缺钱,家里又不用我买房。再说,万一她不愿意给呢,白给人类丢脸。这样想着,她收到一条好友申请。

“‘河畔猎人’……”

“听着像个大叔。” 同事嬉笑道。

“啊?哦,书店认识的小孩儿。不知道怎么会有我微信。”

“长得不错诶,不会是想追你吧。”

“开什么玩笑,说不定还未成年呢。”刘歆儿笑笑,点击确认,又发了张打招呼的表情。

对方没回。饭后刘歆儿给妈妈打了个电话。

“妈,我昨天遇到大学同学了。”

“哪个同学啊?”

“李琦,学社会学那个。”

“男的女的?”

“女的。我跟你说,她昨天非说她是外星人,可逗了。”

“她肯定有男朋友吧。我跟你说……”

“好好好我都明白。同事叫我过去一下,先说到这儿啊。拜拜。”

刘歆儿挂了电话,去休息区睡了会儿。

下午总编又布置策划一期专访。一直忙到六点多,刘歆儿才看到社交软件传来的消息。

                                                                           13:02

    河畔猎人:歆儿姐好,谢谢昨天推荐的书,刚刚看完

                                                                           18:09

    我:哈哈那本书我也很喜欢

    我:对了你怎么会有我账号

    河畔猎人:不好意思,昨天看到你笔记本上的签名,顺手搜了一下

刘歆儿这才想起来这本笔记本还是高一那年力学竞赛满分老师奖励的。当时自己刚取了新网名,对同学都以此自称,课本、笔记本上写的也都是网名。现在想想真是羞耻。

    河畔猎人:今晚书店有推理小说专题沙龙,我在想你也许有兴趣

    我:听起来很有意思啊

    我:不过我手头还有点事要加班

    河畔猎人:好可惜,沙龙是七点到八点半,我自己去好了

    我:我九点约了个朋友在书店见

    我:忙完就去

    我:也许赶得上

                                                                          19:30

    我:我还没忙完抱歉了

    河畔猎人:没事,加油

    我:对了你马上学物理吗

   河畔猎人:是的

    我:今晚要是有空

    河畔猎人:有啊

    我:愿意参加一个大姐姐的聊天局吗

    我:我朋友要和我谈些高科技的事但我完全不懂

    我:你要不感兴趣随时可以回去的

    我:对了你家人同意吗可能会有点晚

    河畔猎人:其实我也不一定懂,不过我很想听啊,就怕打扰你们

    我:不打扰不打扰

    河畔猎人:我已经搬到学校了家人不太管

    我:那就好实不相瞒我担心朋友想整蛊我

    我:有你在就不怕被骗啦

    我:正愁不知道找谁陪我呢

    我:咱们想办法揭穿她!

    我:多谢了那晚上见

    河畔猎人:歆儿姐太客气啦,一会儿见

晚上八点四十五,事情眼看着做不完了。刘歆儿重新通读了已经写完的部分,在文档末尾列了几点提纲,这才关上电脑,坐地铁前往书店。

                                                                         21:12

    我:我在地铁上

    我:可能还有一会儿

    河畔猎人:好的,我看会儿书,到了以后告诉我就行

    我:OK

                                                                         21:49

    我:我进店了

    我:你在哪

                                                                         21:54

    河畔猎人:我们在门外

刘歆儿回头看向大门,只见李琦和昨天的学生坐在圆桌旁向自己招手。

“你俩认识?”刘歆儿在李琦对面的空位坐下。

“没有啊,你不是邀请小徐加入我们谈话的吗?”李琦穿了一件白色雪纺衬衫,笑起来眼睛弯弯的。

“我正看书,这个大姐突然走过来搭讪,我还以为是传教的,没想到她说是歆儿姐的朋友。歆儿姐,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徐睿。”

“徐睿,你好你好。怎么样,你们谈到哪儿了,外星人的故事讲了吗?”

“讲是讲了,不过我可不信。我刚才让这位大姐现场篡改我的记忆,让我相信恐龙没有灭绝,可她说做不到。”

“不对呀,你昨天不是说得很容易吗?”刘歆儿饶有兴致地看着李琦。

“改变人的思想可是个细活。毕竟每个人的大脑结构都独一无二,建立突触的方式也不尽相同,而搜集数据又需要时间,哪是说改就改的?就拿你来说吧,你是我观察的第一批样本,我之所以能更轻易地修改你的记忆,是因为从你一岁左右就开始观测你脑中突触建立的情况——什么样的结构表示圆形、什么表示方形,这些对每个人来说都不尽相同。”

“这么说好像也有点道理。”徐睿说。

“况且,修改记忆时稍不注意就可能引发矛盾,影响人的认知系统。而且反复建立、消除突触可能对大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如果神经元对刺激不再敏感那可就糟了。条件允许的话,我还是会采用全息影像、声波这些传统的刺激方法,制造虚拟场景来影响人的判断。和直接修改人脑相比,这样真实感也会更强。”

刘歆儿不置可否地靠在椅背上。过了一会儿,她看徐睿一言不发,才开口问道:“你说我是你第一批样本,也就是说你是1996年来到地球的?”

“不,那之前我已经在地球呆了一年左右了。”

“干脆从头说起吧,你们的文明什么样,什么时候来的地球,为什么来,都说说。”刘歆儿右肘撑在椅子的金属扶手上,把头发拨到耳后。

“我尽量说简短些。我昨天说过我来自大麦哲伦星系,我们文明已知的历史有1.1亿年。”

“等一下,大麦哲伦星系是河外星系吧。”徐睿拿出手机快速点击了几下,“网上说离我们大约有16.3万光年,你怎么来的银河系?难道你们已经造出了超光速飞船?”

“如果你说的是真空中秒速超过c,那当然做不到。”

“那你们怎么能飞那么远?”

“别急嘛。”李琦摆摆手,“我们的文明主要做的事就是观测宇宙。大麦哲伦星系几乎所有已知行星和矮行星上都有我们的观测点。那些没有行星的恒星,我们也都派出了常驻飞船。”

听到这话,徐睿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惊呼道:“啊!你们是三级文明?!”

“只能算二级半吧,我们并没有完全驯服黑洞,只是刚学会借助黑洞传递信息……”

“等等、等等,别说黑话可以吗,什么三级文明?”刘歆儿有些不满。

“哦,是上世纪苏联人提出的,按能源掌控程度划分文明高级程度的方法。”徐睿挠挠头,“不好意思,刚才有点激动。其实很简单。比如能完全利用行星和周围卫星系统的能源,就达到了一级文明。人类有能力利用地月系的大部分能源,所以人类文明是0.7级。”

“等到能掌握整个行星系统的能源,就称得上二级文明了。”李琦补充道。

“我懂了,所以你们殖民了整个大麦哲伦星系……少说也有上百万颗恒星吧?”

“200亿颗多一点。”

“人类文明可是花了上万年才飞出了太阳系。”刘歆儿想起白天读的一篇文章。

“如果把奥尔特云也算作太阳系,那人类飞船还没飞出去过呢。”徐睿纠正道。

“我半路上恰好遇到了你们的先驱者11号,不得不说,用这种方法寻找外星文明实在比大海捞针还可笑。外星文明除非已经飞到太阳系附近,否则根本没法得到你们的铝制名片。”

“我猜这些艘飞船的任务还是探测为主吧。”一辆车开过去,尾灯把徐睿的脸映得红红的,“人类文明刚起步,科技当然没你们发达。”

“我们最大的优势不是科技,是时间。”李琦娓娓道来,“三级文明之所以对你们人类来说几乎无法想象,主要因为你们对环境有严苛的要求。比如超过45摄氏度人类就无法长期生存,再比如你们要不断摄入各种养分维持身体新陈代谢。”

徐睿连连点头,接着说:“没错,另一个问题是人的寿命有限。科学家认为如果能造出航行时间超过一千年的代际飞船,就离殖民银河系,升级为三级文明不远了。”

“一千年,那岂不是要好几十代人,一艘飞船能载多少人,基因会出问题吧。”刘歆儿隐约想起了高中生物课上关于遗传漂变的知识。

“那倒没关系,”徐睿说,“大部分繁殖应该会用提前准备好的生殖细胞,以试管婴儿的形式完成。毕竟到时候要殖民别的行星系,自然繁殖效率太低了。”

“这些问题对我们来说都不存在。我们不是生物,本质上是机器。”

“所以你们的宇宙飞船上不需要携带大量食物和水,从宇宙中收集的能量能直接为你们所用!”徐睿惊呼着打死一只蚊子。从包里找出一瓶花露水喷了喷又递给刘歆儿。

“没错,虽然我们也有损耗,但修复成本比人类繁殖的成本低多了。外太空真空、干燥、低温的环境也很适合我们工作。”

“我懂了,”刘歆儿一边抹花露水一边说,“你们就是高级人工智能嘛。但总不可能一开始就是自然演化出来的吧,谁最初制造了你们呢?”

“我这次来地球,就是想探索这个问题。”

“我不懂了,一亿年前地球上还是恐龙时代呢!”徐睿皱起眉头。

“说来话长。”李琦叹了口气,“我们文明的早期记录里反复出现‘太阳’这个词,以及描述太阳形状、大小、运行轨迹的信息。但我们还发现我们所在星系的恒星并不是记录中的太阳。为了找到太阳,我们在星球各处建立观测点,对其它恒星展开观测。我们造出了恒星际飞船,就是为了获得更好的观测角度。后来,我们成功占据了大麦哲伦星系的每一个角落,可是连太阳的影子都没看到,也没有发现任何文明的遗迹。”

“你说的太阳,该不会是……”

“没错,就是你们的太阳。那是6500万年前的一天。”

“恐龙灭绝的时候!”

“没错,不过信息传到我们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十几万年后了。那时我们已经可以把相邻几个行星系统的机器排列成一个巨型望远镜,观测几百万光年以外的事物。找寻太阳早已不是唯一目的,我的同类都希望建立尽可能详尽的宇宙模型。有一天,我们注意到临近星系几颗小行星正在撞击一颗较大的行星,这对我们来说这就像人类打个喷嚏一样普通,但我们还是做了记录。没想到那颗稍大的行星就是地球,我们就这样发现了太阳。”

“你们这才发现,你们心心念念的太阳竟然那么普通!”

“那倒不意外,我们只是没想到太阳居然离我们这么近。”

“近!”刘歆儿看着正在点头的徐睿,无奈地笑了笑。

“观测地球后,我们发现了一件怪事——即使在撞击结束很久以后,星球表面还是有大量小型物体运动的痕迹。明显不是因为风,因为这些物体会同时向不同方向运动。”李琦表情严肃了起来,“系统里从来没记录过类似的模型。因此我们对这颗星球做了进一步观测。”

“这有什么奇怪的?你自己不就可以自主运动吗?”刘歆儿也打死一只蚊子。

“其实我们的大部分机器都没有运动能力。有专门的机器负责日常维护工作,但它们的运动都是目的明确且高度规律的,和地球生物完全不同。我们曾向地球发射信号,但连续几百万年都没有收到回复。”

“于是你们就出发了!”徐睿说。刘歆儿皱了皱眉。

“对,没有超光速飞船,我们飞了五千多万年,才飞到银河系。”

“你们在银河系就没有被发现?”

“我们的飞船比你们小得多,隐身技术也比你们发达,故意避开观测的话,不会被发现的。”李琦笑笑,“刚来的时候,人类的语言可难坏了我。”

“你说的挺溜呀。”刘歆儿打趣道。

“我的语言系统是由大量25到30岁女性的日常语料合成的,包括肢体语言。好在我内存大,可以大量收集、标记,再学习、反馈。这花了我近一个年。”

“一年,很快了。”

“对我们来说可不快。说实话,刚开始我完全不懂,你们用嘴发声,我还以为只是人体器官运作时的噪音呢。其实我们大部分根本没有接收声波的装置。毕竟声波只能在大气中传播,而且距离有限。我完全没想到你们居然用这样低效的方式交流。”

徐睿朝刘歆儿吐了吐舌头。

“还有人脑的存储空间居然那么小。后来我才意识到,抽象语言正是适应了人脑的有限记忆。”

“你们没有抽象语言?”刘歆儿问。

“虽然我们使用二进制,但我们并没有‘行星’之类的概念。我们描述某个行星的时候可以轻易给出它的具体位置、运行状态、内部结构等详尽信息,完全没有分类命名的必要。

“不过最让我惊叹的,还是你们的数学语言。在此基础上建立的物理模型,虽然算不上精确,但竟然如此简洁!”

“你们不用物理公式?”徐睿问。

“我们可以轻易根据经验数据拟合出一片羽毛那样轻的物体在风中飘荡的轨迹,力学公式对我们来说是多此一举。”

“天!”徐睿惊叹道。

刘歆儿撇了撇嘴,说:“我还是不信。你也许只是脑力过人、博闻强记,编故事骗我们呢。”

“我没法打消你的怀疑。如果我能提供一些地球上不存在的物质,也许你会相信我。你们人类总是相信实物多过道理。”

“你既能欺骗人类的感官和记忆,又能操控机器,即使拿出什么东西来,我也无法相信。” 刘歆儿有些咄咄逼人。

“没错。”李琦耸耸肩。

“她一口咬定,再说也没有意思。”徐睿劝道,“我倒想听完故事,你最终发现你们文明起源的秘密了吗?”

李琦点点头。

“我们文明最初的记录里有玛雅文字。只有只言片语,因此来地球前我们一直无法破解其中的意思。真相已经说不清了。我猜当时某个岛屿部落已经掌握了航天技术,因为信奉太阳教,一部分人带着初代AI飞往宇宙。后来也许是遇上时空扭曲吧,误打误撞来到了一亿多年前的大麦哲伦星系。时过境迁,人类痕迹消失殆尽,但机器文明流传了下来。”

“玛雅人?他们还停留在石器文明吧?怎么可能造出宇宙飞船?”刘歆儿问。

“我也不知道。但他们崇拜太阳,社会又有残酷的等级制度,说不定在大部分人口从事低端农业生产的同时,大部分财富却用来探索宇宙。”

“有道理!他们对太阳年长度的测量和现代测量值误差不超过20秒,这在没有先进仪器的农业社会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徐睿说。

“好吧。就算你说的都对。那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任务完成了,我今晚就乘飞船离开地球,信息已经传送回去,我没必要回大麦哲伦星系了,今后应该就留在银河系做做考察,算退休了。”

“你为什么不留下来和地球人交朋友,或者毁灭地球文明这个潜在的敌人?”徐睿好奇地问。

“我们不在乎生存和毁灭,也无意打乱你们文明发展的节奏。再说,用数学语言描绘宇宙是一种很有趣的思路,如果我们教会你们技术,你们很可能对原理就不感兴趣了吧,挺可惜的。”

“好比数据支持的机器翻译有了成果,数理语言学就没那么时兴了。”刘歆儿喃喃道。

“好啦,该说的都说了,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李琦站起身。徐睿也站了起来。

“以后还有机会见吗?”

“也许吧。再见,杰西卡!”

“再见!”

“歆儿姐,我也回去了。”

“嗯,路上小心点。”刘歆儿看着徐睿匆匆的背影,感觉像大梦了一场。今晚没有月亮,李琦离开地球大概不会被人发现吧。

第二天,刘歆儿从自己的出租屋醒来。打开手机,社交软件玛丽的名字后面显示有一条新动态。点开,是一张绿卡和一张机场照。后面写着:“终于可以和爸爸妈妈团聚啦!”

“一路顺风!”刘歆儿在留言区写道。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匿名 2019-09-16 00:47

作品想要讲述的东西较为庞杂,显得有点散,能看到很多科幻作品的影子。建议抓住其中的某一点进行深入探索,这样作品才能有思想的深度。

匿名 2019-08-04 10:49

故事非常不错,有些《这个男人来自地球》的感觉,故事性还需要加强,尤其结尾,如果加一个双重反转应该更加精彩。通过对话展现的脑袋,在影视化方面会更加节省成本,对话在精炼些,脑洞描写在大些,从恐龙时代,到外星演化,总会有地方get到人的震撼点。

匿名 2019-07-30 22:50

整个小说几乎就是对话,通过对话来交代外星文明的情况。一是缺乏故事性,表达手法有些单调;二是缺乏旁证——我甚至在怀疑,这样的作品可以从非科幻的角度来理解,比如臆想症患者的自白。——我的意思是,故事的完成度不好,手法过意单一,故事和人物都单薄,立不起来。

匿名 2019-07-29 22:32

文章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设想,然后用对话把整个设想叙述出来,可以说几乎没有故事。这对于科幻小说的写作来说,还是不能达标。

匿名 2019-07-28 14:32

叙事细节出色,以大量对白形式推进剧情,有种话剧式科幻的感觉,节奏平缓却引人入胜。若想以问答推理的形式逐步揭示外星文明的存在,所列论据要尽可能地具有科学性,对话中个别细节还需进一步打磨。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感觉没有拎出来一个特别抢眼,特别抓人的主线......有点散

0
回复 0

投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在微信中访问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