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身实验

198
924
5
先看评语
· 科幻点和主题都不错。但它不像一个完整的短篇,而是一个长篇的开头部分。娓娓道来,徐徐展开的叙述节奏,也更像长篇的写法。更何况核心悬疑也并没有破解。 · “意识能否延展超出自身躯体限制”是很吸引人的话题,近年来也比较热门,与克隆联系在一起更是颇具深度。但是作品稍嫌头重脚轻,还未展开便已结束,更像一个预告片。行文中主角们的情感较浮于表面,少见深度,与想象力相比,文学性稍弱。文章能看到一点FRINGE的影子(如果没说错,克特西芬这个名字也是由此而来?),共享情绪和影像的类似是比较明显的,但和FRINGE相比,细节不足,流于设定化,希望可以改进。 · 作者在文中探讨了两个很有意思的命题:一,推动人类文明不断发展的是什么?有人说是懒惰,而作者提出了另一个想法。也许是因为孤独,让人们不断追寻人与人、人与世界之间的联系,才在集体无意识中有了发展科技的动力;二,医学的意义和目的到底是什么?除了消除病痛、延长寿命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可能。这些主人公口中的看法不一定正确,但却给了读者另外一种思考问题的角度,令人眼前一亮。 · 很疯狂的想象力,主角自己是父亲克隆出来的,而他又想研究共享意识的课题。奇怪的是男女主角似乎都很容易就接受了这些事。

                         -1-

“哎,你们听说了吗?伊藤博士那个什么实验通过了伦理会的审批!”

“不会吧,这和克隆两个人给自己做事有什么区别?这也行?”

“咳咳…你们小声点,还不知道谁会入实验组呢,说话注意,注意,别给自己以后挖坑。”

“散了散了,快回去工作,你们自己的活都干完了?”

等一群人散去,坐在茶歇室角落里的米娅摘下耳机,面色凝重,伊藤的实验竟然能通过伦理会的审核?这太不可思议了。

几年前,伊藤刚进生命科学研究所的时候,就提出过自己一直想研究的一个课题:人的意识是否能分在两个及两个以上的个体上。当时他的演讲差点打动米娅,那句“我们常说忙起来分身乏术,如果真的有一个人可以被我们的意识所操控,我们又能感知到她的所思所想所见,只是把自己分成了两个人,工作效率提高的同时,生命的广度和深度也能得到提升,不是两全其美?”常常在米娅忙的晕头转向的时候跳出来,这时候要是真的有另一个自己在,一起承担该多好。

但是转念一想,如果只是为了减轻自己的负担,提高工作效率,多开发人工智能助手不就可以了,又何必再增加人口负担,如果是要增加生命体验,一个人活出两个人生的长度,为何不研发在睡眠中植入虚拟记忆,反正回忆和幻觉时间久了在脑子里也分不清楚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对于信奉实用主义的米娅而言,伊藤博士的这个实验根本没有意义,所以当时她是投了反对票的,这件事就一直被搁置了,没想到过了几年,换了所长之后,伊藤又重新提出了自己的构想,这么多年了,他都没有放弃。

正当米娅沉思时,一个声音在茶歇室门口响起,叫住了她:“米娅。”

“伊藤?”

“你应该听说了吧,我……”伊藤欲言又止,他神色古怪地看着米娅,又低垂下头,自然卷的头发微长,从头顶两侧垂落,正好遮挡住他的眼睛,米娅看不清他闪烁的眼神,只是疑惑地等着他讲下一句。

可是他迟迟没有开口,米娅开口打破这僵局,“你是说你的实验通过伦理审核一事?”

“嗯,还有别的事,米,米娅,你愿意加入我的实验组吗?还有,我的实验不止属于我和研究所,被别的机构监管了,以后,我可能不常待在所里。”

“我?伊藤,你知道我对这个实验的态度,在我看来这根本毫无意义,为什么还来邀请我?”米娅说完有点懊悔,她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么了,得知伊藤的实验成功立项后,内心有种被石头堵住的感觉,酸酸的,讲话也很冲,也许是因为当时她投了反对票,现在立项了有种被打脸的感觉,也可能她把伊藤当作了对手,工作上常常暗自和他较劲,可是不管她多努力,伊藤这个比她晚来的“后辈”却始终遥遥领先,也许是……嫉妒?

意识到这一点的米娅,尴尬地把眼神瞥向一边,不去看伊藤,也自动忽略了伊藤的后半句话。

“毫无意义?在你看来这个实验毫无意义吗?”伊藤抬起眼眸,眼神中流露出受伤的神情,被在乎的人否定自己引以为傲的东西,真的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事情。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应该记得,当年我是投了反对票的,我并不赞成这个实验。”

“理由呢?“伊藤的语气里并没有愤怒的质疑,而是充满恳切的疑惑。

这反而让米娅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茶歇室的门口渐渐聚集起一些人,带着好奇的神色往他们这边张望,米娅有些尴尬,她极不适应别人的目光注视,脸微微一红,推开站在眼前的伊藤,以极快的语速说道:“我晚上给你答复。“说完便朝门口走去。

夜幕降临。

伊藤迟迟没有收到米娅所谓的回复,他拿起手机,手指放在米娅的号码上迟疑了很久,点开她的头像,她怀里抱着一只小兔子,嘴角扬起,眉眼弯弯,粟色的头发和她琥珀色的虹膜交相辉映,恬淡的气质中流露出一丝可爱和娇媚。

伊藤想起第一次见到米娅的时候,她刚上完解剖课,教室里只剩下她一人,夕阳的余晖穿越过落地窗洒在她的身上,桌上还有一只小白兔,她好像在哭,一只手抚摸着兔子的头,肩膀微微颤抖,似在抽泣。

那一刻,他出现了久违的感同身受能力,仿佛看到了年幼的自己,在某个下午,瘫坐在地板上,手里抱着破损的士兵模型哭泣。那是他和哥哥最喜爱的玩具,却不小心被他摔坏了,内疚自责、伤心难过,那时候他还能和哥哥共享情绪,只是哥哥死后,再也没有人能令他产生情感联结了。

于是,鬼使神差地,不算外向的他第一次主动接近一个陌生女孩,他走进教室询问,她却沉默不语,他便不再说话,坐在隔了一条过道的座位上,静静陪伴。

“和我一组的其他女生都不敢也不舍得杀死兔子,可是实验做完,老师规定小白兔必须得处死,我也不想杀它,兔子是我最喜欢的动物,可我是解剖课课代表,要起带头作用,我想着那我来打空气针(注:利用空气栓赛使家兔死亡),只要我打的够快,它死的可能没那么痛苦,可是我高估了自己的技术水平,它后来好像很难受,一直在挣扎,挣扎的很厉害,女生们害怕的哇哇大叫,一个男生看不过去,走到我们组,直接把它的脖子拧断了,我,我,虽然结果都是死,可是…”

米娅感受到男孩一直没走,她也并不讨厌男孩的陪伴,虽然只是个陌生人,却让她产生了强烈的倾诉欲,一股脑地,她把所有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然后,另一个更理智的自己像在嘲笑她:你跟一个陌生人说这些干什么?她马上恢复了自己的神智,擦了擦眼泪,抱着兔子的尸体起身走了。

“你就走了吗?”

突然起身的米娅让伊藤错愕了一下,米娅轻轻“嗯”了一声,都没转头看他一眼,步伐坚决地朝教室门口走去,伊藤也没再追上去,心里苦笑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

思绪回到现在,也许把自己的初衷告诉她,她会理解自己为什么对这个试验有这么强的执念?

伊藤从沙发上起身,他决定了,去找她!

                          -2-

“叮咚——”

正在收拾碗筷的米娅听到门铃声,随意在围兜上擦了擦手便去开门,没想到从猫眼里看到的竟然是伊藤。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

“去年聚会喝酒,我负责送你回家,所以记得。”

“这么晚了,你找我什么事?”

“我一直在等你回复,但你一直没回,今天你随口说的觉得我这个试验毫无意义,我,觉得有必要来解释一下我做这个试验的原因和研究的目的。”

“em…………”

“你跟我去一个地方,我给你看些东西,希望你慎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车子停在了伊藤的老宅,古朴的老式洋房,独立的小院子里种满了植物,因为常年没人修剪,树枝野蛮生长,挡住了一部分通往宅子的小路,伊藤走在前面,把碍人的树枝抬起,好让米娅顺畅通过。

“这里多久没住人了,是你的家吗?”

“嗯,哥哥和爸爸去世后,我就去跟爷爷住了,这里快七八年没住人,树枝也没人修剪,不好意思,我突然带你来,也没想到这点,考虑不周。”

“额,没,不要紧。”突然听到伊藤说起自己的身世,米娅有些错愕,她和伊藤一直是不熟的同事关系,因为负责不同的项目,几年来也只有会议上讲几句,私下交谈不多,她习惯和任何人保持较远的距离,把自己藏得好好的,面对伊藤的自我暴露,她突然不知该怎么回应,因为从来没有人和她说过类似的事情。从小她都是一个人,工作就谈论工作,就事论事,是她一贯的处世方式。

伊藤带她来到了一间屋子,从家具积灰的程度来看,的确是很多年都没人住过了,由于长年不通风,屋子里还有一股灰尘的味道。

“这是我哥哥的房间,你等一下。”

伊藤走向一个柜子,打开抽屉,拿出了一本封面有些泛黄的相册。

“你看,这是我哥,这是我。”

相片上有两个穿着一样衣服的男孩子,约莫十一二岁的模样,在这所宅子的门庭前勾着肩,笑容灿烂,他们长得一摸一样,如若不是伊藤指点,米娅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孪生兄弟?”

“嗯,但是我们又和普通的双胞胎不太一样。”

伊藤顿了顿,并没有紧接着讲下去,米娅望了他一眼,他又继续说道,“我们的父亲是个科学狂人,他重新排序了我们体内的某部分基因,增强了我们俩人之间的精神感应能力,又通过后期训练,锻炼我们的心灵感应能力。想像一下照镜子,我和我哥面对面站着的时候,我们彼此都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动作,于是,旁人看着就好像我和我哥之间有一面镜子,我只是在照镜子而已,能同步到这种地步,你能想象吗?”

“你爸,拿自己的孩子做实验?”米娅不敢置信地看着伊藤,真是疯了,这是什么样的父亲。

“嗯,你一定觉得很疯狂,但我却很感谢我爸做的这个决定。后来,我和我哥发展到能模糊看到彼此所经历事情的画面,其实我也不能确定脑海中闪现的是不是就是他亲眼看到的。但我们的情绪是相通的,他被同学欺负了,我就算距离他几公里远,也会有委屈、愤怒的情绪,我被喜欢的女孩子表白了,他也会害羞、开心,感同身受这个成语用在我们身上真的再贴切不过。”

“所以你想重复你爸爸的实验?找回那种感觉?”米娅听伊藤说了这些,更不理解了,做一个实验只是为了找回自己的感同身受能力?

 伊藤从米娅的话中读出一种不解,她是觉得自己不可理喻吗?想了想,伊藤没有正面回应,而是问道:

“你知道是什么在促进人类文明不断进化发展吗?”

“你想说什么?”

“是孤独,为了摆脱孤独,人类做了无数努力,原始人类为什么会形成族群,为什么会繁衍,为什么会形成社会,如果只是为了活下去,满足吃喝,像别的物种一样享受大自然的馈赠不就好了?人类为什么那么热衷于寻找地外文明,为什么那么热衷于向地球外扩展,因为我们好奇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是谁创造了我们,我们的存在又究竟有什么意义。”

伊藤突然开启了长篇大论模式,就像每次开座谈会,他突然会从一个话不算多的人突变为一个激昂的讲者,米娅最受不了他的这些大道理,都是空谈,绕了一大圈也没回答她的问题。

“打断一下,你说的这些和我问你的有什么关系呢?”

伊藤愣了愣,他低下头,“如果你感受过那种真正陪伴的感觉,可能你就会懂。有句歌词我不知道你听过没有,除非你是我,才可与我常在。听过吗?”

“嗯,陈奕迅的。”

“你去细细品位所有的歌词,大概就是我的感觉。”

“没兴趣。”

“你。。。”没想到米娅会回答地这么干脆决绝,伊藤真的有点生气了。

“好,那你觉得什么事情是有意义的?你参加的那些项目?研究抗肿瘤的药物?研究人体冷冻技术?那我问你,这些研究延长了人类的寿命以后,所带来的人口老龄化和资源加速匮乏问题又怎么解决?医学到底是不是违背自然的?从个体上来说的确使人活得更长更久,可是从人类整体来说,它会不会反而加速了人类灭绝?如果你要谈意义,既然人都是要死的,我们现在活着又是为什么?如果你要谈意义,狭义相对论证明时间只是一种幻觉,所谓的现在、未来、过去都是同时存在,那是不是能说我们的未来早就已经存在,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既定的结局,那你告诉我什么是有意义的?”

米娅抬头看向伊藤,他真的很适合做辩论选手,每次说的话都让人无法反驳,每次都用问题回答问题,而且她明显感觉地出,他的语气里带着急躁和愤怒。

她望着他,他也望着她,眼神炯炯,好像在等一个回答,米娅突然很想耍小孩子脾气转身就走,可又觉得自己真的这么走了,完全是一副失败者的样子落荒而逃。

“你只是在拿歪理强行说服我你的实验是有意义的,可是你的目的是让我加入你的研究,那我回答你,我不想加入,可以吗?”

伊藤一愣,他这是在干嘛,把喜欢的人推的更远吗?这几年他感受到了米娅对他若有似无的敌意,他不知道是为什么。每次他想和米娅拉近距离,米娅都用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让人不敢靠近,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别人,这样的她一定很孤独吧。

明明是孤独的,为什么会不想参与这样的研究,反而是对如何让人延年益寿的研究那么执着?孤独地活一百岁也不如幸福美满地活五十岁啊。但是这是他的想法,可能米娅不这样想吧。

他的目光变得柔和,怒气从眼底渐渐抽离,“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咄咄逼人,我只是,真的很希望你的加入,也不知道为什么,国家安全局和保密局对我这个研究很感兴趣,之后我应该很长时间都不会在所里,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工作伙伴,你的能力很强,我很欣赏你,希望有机会和你一起工作,就是这样,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你。”

回到家中已是深夜,米娅洗好澡舒服地躺在床上,脑子里却不断出现伊藤最后说的那番话,“很欣赏我?”,难道这些年,都是她一个人一厢情愿地把他当成“敌人”?

还有刚才伊藤说的她参与的那些项目,抗肿瘤治疗和人体冷冻,包括其他一些研究,她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因为主流研究方向才选择了这些,被他一点拨,才发现自己参与的都是如何延长寿命的项目,原来自己的潜意识里对父母早逝还是很介意的,在后天总是不断想要弥补这种生命易逝的遗憾,但是如果每个人都活得很久,对整体生态的确会有影响,而且越富有的人越负担的起昂贵的治疗,简言之,未来,寿命长短与财富成正相关,那她做的研究真的能帮到那些她想要帮助的人吗?

米娅陷入了沉思,也许,她可以尝试一下不同的研究方向?接受一段崭新的旅程?

这样想着,作为行动派的米娅拿出手机,打开与伊藤的聊天框,回复到:我考虑好了,我打算加入你的研究。

不到两秒,对话框跳出新的消息:“嗯,好的。”

在屏幕那头的伊藤嘴角不自觉地向上扬起,心跳有些加速。

                          -3-

新的实验室远离城区,周围除了几栋平楼,和一家小卖部外就没什么人烟了。而且从看到小卖部算起,还要再开十分钟才到实验室,米娅看到了实验室后,心里感叹到,这里应该称为实验基地更准确。

米娅望着眼前的建筑有点出神,没想到伊藤的实验惊动的是国家级政府部门的关注,可是光这个实验有什么可被利用的呢?就像上次茶歇室那些聊八卦的人说的,不就是克隆两个人给自己干活吗?让两个人共享意识难道能有什么别的用途?

做惯了分子生物靶向研究的米娅当然想不到这个实验在军事层面的研究价值,就连伊藤本人也没往那方面想,但是他的设想却让新上任的生命科学研究所的所长当即就灵光一闪,向国安部报告并申请了研究经费。

而两个当事人却还云里雾里,不知道自己实验的真实目的。

“欢迎两位大科学家的到来,我们已经恭候多时了。”

一个西装革履,头发有些花白,体态有些臃肿却笑容可掬的老人迎面向伊藤和米娅走来,主动抓住伊藤的右手握手,随即又转向米娅握手,一向不擅长这种场合的米娅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冲老人笑笑,转头像伊藤看去,他竟然也有些拘束。

“哎呀,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啊。”

老人望了望伊藤后,突然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他似在自言自语,也没有人问他这句话什么意思,只是疑问在米娅心中扎了根。

老人也没先自我介绍,而是直接领着一行人朝实验基地走去,旁边的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就跟到米娅和伊藤一行人的后面,伊藤和米娅就这样被半推着跟在老人身后。

把基地的角角落落都大致浏览一遍后,与伊藤和米娅一起来的人被带到了各自的宿舍,而米娅和伊藤被老人带到一个办公室。

办公室周围的窗都是漆黑的,还有一面镜子,与其说是办公室,不如说是警匪片里出现的审讯室,米娅心底的那种不好的预感渐渐强烈,从刚才刚进门就一直觉得有些古怪,但具体又说不上来。

到了室内,老人少了刚才的一份和气,多了份傲慢,“原来你就是伊藤博士啊。”

伊藤心底一惊,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吗?为什么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米娅也觉得奇怪,难道老人很早前就认识伊藤?

没等伊藤回话,老人自顾自又讲下去,“我本来还想着哪位年轻人有着如此卓越的想法,原来还是你,兜兜转转,还是你。”

老人意味深长地看着伊藤,眼神犀利,伊藤不禁一颤,他的眼神好像要把他看穿。

“不好意思,原谅我比较愚钝,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而且从头至尾,您似乎还没自我介绍,我们,不知道怎么称呼您。”

“噢?你不认识我?这就稀奇了。我是国家安全基金协会的会长,也是你这次研究的主要投资人。我姓墨,你可以叫我老墨,我和你父亲可是旧相识啊。”

“我父亲?墨先生,你认识我父亲?”

“呵呵,何止认识,我们也是工作伙伴啊,你父亲没有跟你提起过他的工作吗?”

“墨先生,可能你不知道,我父亲和我哥哥在八年前的一场大火中丧生了。”

“丧生?!”这次轮到墨老先生震惊了,他一改刚才略有些儿戏和轻蔑的语气,表情严肃起来,语速也加快了些,“伊藤,这么看来,你并不知道以前的事情?”

“以前的事情?”

老墨的身体向前凑了凑,刚想说什么,又看向站在旁边的米娅,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噢,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回自己的宿舍了。”米娅识趣地转身向门口走去。

“等等,墨先生,我和米娅是工作伙伴,她也是这次研究的负责人,如果涉及这项研究的事,我认为她知道比较好。”伊藤并不想独自面对这个墨老,心底总有种排斥和厌恶感。

老墨思索了一下,“那也行,她知道这件事,可能研究的进展会更快。”

“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你父亲的死很蹊跷,我也不跟你打马虎眼了,你还是尽快知道真相对我们的研究更有利。”

老墨停顿了好一会,眼眸低垂,眼珠子一会儿看向左边,一会儿看向右边,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后,他似下定决心,终于开口说道:

“你的父亲并不是你生物意义上的父亲,你和你的哥哥,其实是他的克隆体,当时他提出意识共享理论的时候,只是单纯的想要研究意识和人体的关系这种科学性的问题,但一些高层却想到如果利用这种心灵感应能力,配之以脑芯片,将其中一人送去当卧底,另一个人不用任何传递信息的手段,就可以实时接受画面、声音这些信息,既提高了效率,又提升了安全性,减少了人在传递情报时的死亡率和失败率。”

听到这番话,米娅和伊藤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研究还能这样利用。

“但是你爸爸,他知道自己的研究被用于这种地方,很愤怒,退出了研究,后来研究项目就终止了,我们尝试着和他联系了很多次,都被拒绝,后来失联了,看他态度又如此坚决,只能作罢,没想到他竟然用自己的体细胞克隆了你和你哥哥,自己做起了研究,知道这件事已是很多年后,我还以为,他把自己的记忆也传输给你们俩了,不成想你却一无所知。”

“我,和我哥,是克隆人..”伊藤喃喃自语道,大脑就像一下子接收了太多指令的程序一样卡机了,来不及让他细细思考,凌乱的信息占据了他的大脑,他凭着本能继续着对话:

“你一开始说,我爸和我哥的死很蹊跷?意思是有人故意害他们?”伊藤一直以为当年的那场大火只是一场意外,餐厅厨房的煤气罐发生爆炸,引燃了餐厅,爸爸和哥哥没能逃出那场大火,没想到……

“当时这个研究目的已经被很多人知道,间谍收到情报,知道这种实验研究出的结果会给他们的国家安全带来多大的隐患,肯定未雨绸缪,把威胁扼杀在摇篮里。”

“那现在,我们也被卷入其中………想脱身也来不及了吗?”伊藤倒不是自己怕死,只是连累了米娅,强烈的内疚感袭来,让他有些无力,而一旁的米娅也紧皱着眉头思考着什么。

“年轻人,你看看你父亲的前车之鉴,他都已经离开项目组了,还是遭遇暗杀,你又能逃到哪里去?”

伊藤神情复杂,转而面对米娅,“对不起,米娅,我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让你搅进这趟浑水里。”

还没等米娅回答,伊藤又诚恳地向老墨说道:“我随你怎么安排,唯一的要求是让米娅退出。”

“退出?”

老墨的脸上浮出一丝诡异的阴笑,“刚才我让她走,你非得让她留下,现在我把这种机密都说了出来,退出,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米娅看着这丝笑意,突然后背发凉,手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现在她和伊藤就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我留下来,伊藤,就算你不继续这个研究,杀害你爸爸和哥哥的人也会做这个研究,既然已经有了这个构想,制造出来只是时间的问题,已经晚了八年,你还想继续晚下去吗?”

震惊和害怕过后,米娅突然特别镇静,她一直都是这样,受到的压力越大,反而越镇静,越能在黑暗中找到那束光。

老墨转头看向这个长相文静秀气的女人,没想到看似柔弱,倒有颗强大的内心和聪明的头脑,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赞赏。

伊藤怔了怔,转头看向米娅,深深的点了点头。

`未知的未来等着他们,但这次,他不再孤单。

                          -END-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郑军 2019-09-29 12:32

科幻点和主题都不错。但它不像一个完整的短篇,而是一个长篇的开头部分。娓娓道来,徐徐展开的叙述节奏,也更像长篇的写法。更何况核心悬疑也并没有破解。

匿名 2019-09-14 23:45

“意识能否延展超出自身躯体限制”是很吸引人的话题,近年来也比较热门,与克隆联系在一起更是颇具深度。但是作品稍嫌头重脚轻,还未展开便已结束,更像一个预告片。行文中主角们的情感较浮于表面,少见深度,与想象力相比,文学性稍弱。文章能看到一点FRINGE的影子(如果没说错,克特西芬这个名字也是由此而来?),共享情绪和影像的类似是比较明显的,但和FRINGE相比,细节不足,流于设定化,希望可以改进。

匿名 2019-09-14 10:34

作者在文中探讨了两个很有意思的命题:一,推动人类文明不断发展的是什么?有人说是懒惰,而作者提出了另一个想法。也许是因为孤独,让人们不断追寻人与人、人与世界之间的联系,才在集体无意识中有了发展科技的动力;二,医学的意义和目的到底是什么?除了消除病痛、延长寿命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可能。这些主人公口中的看法不一定正确,但却给了读者另外一种思考问题的角度,令人眼前一亮。

匿名 2019-09-10 23:25

很疯狂的想象力,主角自己是父亲克隆出来的,而他又想研究共享意识的课题。奇怪的是男女主角似乎都很容易就接受了这些事。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这篇小说的情节更多是由对话推动,对话中包含了作者想要传递给读者的信息,如果能再增加一些实质剧情相信会使这篇小说更饱满。总体而言,创意和想象力都在线,看完还挺期待后续的。

2
回复 0

一切的偶然都是宿命中的必然。伊藤与米娅的第一次相遇,正因为过往和哥哥共享意识,有着情感联系,甚至可能有着来自他父亲一部分意识(参杂着父亲的人生经历),让他能更理解他人,更能读懂明白米娅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感受,这份执念和情感,驱使伊藤往后想拉着米娅一起研究。历险的召唤(老墨的警告和自身原本的动机),主角当场接受了,随着故事发展,是否产生矛盾纠结迷茫,如何回归,完成自我救赎,令人遐想。“我”和“我”的众分身,他们会各自知道自己的存在么,怎么证明自己是最初的那个自己,最后又会是谁会占领主导权,会甘心成为本体的“工具人”吗,他们之间的矛盾和利益争夺又是怎样发展,这是作者留给我们的思考。 感性还是理性的主导,体现故事剧情合理。事态的发展影响了角色的抉择,改变着角色的形象个性。对于伊藤而言,过早的知道真相,接触到了反派BOSS,是好是坏呢。与米娅的感情,促使他最后想保护她,一人独自前行面对。作为克隆体,他究竟有没有选择的权利呢。 米娅的身世背景(父母早逝),这零碎化的信息线索在文中略有有提及,建立起一个自我保护意识强将接近示好之人推开的人物性格,表面上她抵触伊藤,结尾也有了动摇,最后看似也是因为骑虎难下逼不得已参与了这项研究。也许伊藤会成为她的“太阳”,为她照亮今后的道路。

2
回复 1
克特西芬
回复
火星上的饼干
09-11 09:03

你的评论好深刻。。。有的我自己都没想那么深d(ŐдŐ๑)不过关于米娅的内心世界的确就是你后面说的那样,自我保护意识太强导致她不愿轻易地让人靠近而主动拒绝别人的善意,明明也是孤独的她被伊藤一下子就感知到了,但是可能文笔不够,感觉没写出那种波澜壮阔的情感

0
回复

很不错的作品。 两具身体共享同一人格有点像是将《寄居人》的一人两灵魂反其道而行。思想上具有一定的创新与突破,包括很多地方也有作者随笔一题的深刻的想法,像是“睡眠中植入虚拟记忆”“宏观来看医学是否是反人类的”等等。 写法上对话过多难免有些落了俗套,剧情发展流畅,但是剧情反转的力度还有所欠缺。 从科幻而谈看得出作家本身有想要植入科普知识的想法,但仍显得不足;至于想象这一方面是值得肯定的,如果可以的话交代一下大背景可能会更好。 值得一提的是主人公名字带有了比较重的西方色彩,但是在剧情中却没有需要,有些没有必要。 总体而言是一部不错的科幻作品,相比于打着科幻名义的非科幻作品,这部小说可以说是科幻平常界的榜样,期待更加成熟的作品。

2
回复 1
克特西芬
回复
宇艺
09-10 19:07

谢谢评论(*°∀°)=3,主角名字是随便取的,并没有什么特殊含义,因为交稿比较匆忙,的确反转部分没处理好,力度不够。那些想法倒也不是随笔一提,正因为平时一直有这样的思考才会想通过人物表达出来,再次感谢您的认真阅读和评论,我会再接再厉哈哈哈

1
回复

投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在微信中访问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