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月球

22
2404
0

二十多年来连瓶装饮料的“再来一瓶”都没中过的我,从来没想过能运气爆棚抽到“月球双人游”。刚从石墨烯的折叠屏幕上看到中奖人姓名的那一刻,我先打了自己一拳确认自己没有在做梦,然后不免为我还没有女朋友只能浪费这个绝佳的撩妹机会的残酷现实而扼腕叹息。没办法,只能便宜和我同为死宅的室友了。

室友一听便激动不已,感动得泪眼盈盈险些要以身相许。虽然身边也有一些朋友登月复返后向我们感慨着“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听的我们蠢蠢欲动也想上九天揽月,但是那费用并非我们这等普通民众所能负担得起的。当然,室友明显是对那些技术更感兴趣,他现在正在滔滔不绝的叙述着我们即将乘坐的飞行舱的原理:“……类似于电磁炮……将电磁场中储存的能量在短时间内转化为小型太空舱的动能……无需使用火箭……”我似懂非懂,只能附和着不时点头。

出发的日子就要迫近,我们在旅游公司的安排下先进行了几天简单的培训,因为是抽奖活动,所以并没有出舱进行太空行走的这一环节,也就是说我们就是在一个半径不过5米内径不过2米的球形太空舱内透过外置摄像头看看地球和月面上的灰土而已。尽管有些失望,但毕竟是免费得来的机会,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最后还是决定去了。我们回家打包好了行李,却发现了在墙角缩成了一团肉球的大橙子。我便问室友:“我们要把大橙子送到宠物医院寄养几天吗?虽然费用有点贵。”“旅行公司说了太空舱不能携带宠物猫吗?”“好像没有。”“看在它前几天叼回来一只死老鼠给我们当礼物的份上,也带它去月球吧,猫上天的历史可比人还长呢!”于是就出现了我战战兢兢地抱着大橙子去登舱而被周围人以异样眼神注视的一幕,幸好并没有工作人员阻拦。

发射点果然没有火箭,只有一个斜向上放置的超级巨大的线圈,太空舱就在线圈的底部。我们和猫穿上特殊的衣服,坐在座椅上固定好,紧张而又激动地等待着。前几天的训练似乎对我来说效果不大,在太空舱被弹射出去的一瞬间,巨大的加速度使我马上昏厥了。

一阵猛烈的撞击将我惊醒,我看向旁边,室友早就清醒了,我茫然看着连接着外置摄像头的漆黑的显示屏,“你说是摄像头坏了还是显示屏坏了呢?”室友接话道:“我觉得都有可能,不过这不重要了,还有一件更糟糕的事情要通知你。”我害怕起来,继续听着。“我们的太空舱即将登陆月球时受到了一颗陨石的影响偏离了原来的航向,于是原来的软着陆变成了直接撞进了一座环形山内,我刚刚试了试与地面联系,发现通讯设备崩溃了。我们返回时需要的另一套线圈设备也因撞击只能手动操作,但很可惜我不会。”这意味着我们可能永远也回不了地球了。

“我们的补给撑不了多久的,真后悔没有带点无痛苦自杀的东西上来,这样就不会在绝望中为争夺食物和水而自相残杀,然后在孤独中饿死。”室友声音低沉地说。

“不要这么悲观嘛,等等,你应该不会现在就下手吧?”我后退了几步,强笑着说,“再缓几天不行吗,再说我们还有大橙子,它那么肥也能让我们多活几天嘛。”“喵~”我和室友吓了一跳,室友说:“差点把大橙子忘了,虽然很不忍心,但是我们应该先把它干了。”

大橙子此刻仍踱着优雅的猫步从小角落里出来,径直走向舱门,对着它不停地叫着。

我疑惑地说:“大橙子不会听懂了我们的对话想逃出去吧?”“怎么可能?应该只是它例行的叫唤罢了。”

这时大橙子又转向显示屏,“喵喵”地直叫。我们也跟着把视线转向显示屏,黑屏许久的它上面竟然出现了几行荧光汉字“我们没有恶意,请开启第一道舱门。”我与室友面面相觑,“要不要按它说的做?”室友说:“反正迟早是死。”之后便按下了开启第一道舱门的按钮,同时打开了两道舱门间的监控和照明。舱门缓缓打开,一根机械横杆挑了一个袖珍黑色头盔进来,留下头盔后,又缩了回去。这时屏幕上的字发生了变化“关上第一道舱门,打开第二道舱门,让你们的猫戴上头盔。”虽然心里充满了疑惑,还是任由室友按下按钮。第一道舱门合上,待两门间充满空气后,第二道舱门缓缓打开,大橙子窜了出去,用前肢抓起头盔,自己戴在头上。

“天啊,这只猫要成精了,不但能听懂人话,还能看懂文字。”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不解萦绕心头,但耐心听完我的长篇大论,你们便会豁然开朗。”从头盔处传来空洞的电子音。临死前听听故事也不错,我盘腿坐下,可惜补给品中没有瓜子和爆米花。

“我知道即使我说出我们母星原来的具体位置你们也不知道在哪,所以我就不说了。在漫长的进化和人为改造中,我们形成了消耗能量最小的生命形态,而此时我们母星的资源也即将被消耗殆尽,因此其中的一批探索者也就是我们的祖先开始了各个方向的长途跋涉,寻找另一个宜居之处。”

“猫是消耗能量最小的生命形态?然后你们找到的宜居之处就是地球?”

“请不要随随便便打断别人说话,我一开始就说过了,你们的疑惑在耐心听完我的解说后都会迎刃而解。”大橙子一脸呆萌地用严肃的口气说着这话,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诡异。

“大概6600万地球年前,我们来到了地球,当时探测仪推测地球上存在碳基生命,但是根据观测和模拟计算发现在那之后不久会有小行星撞击地球,非常不适合我们种族生存。于是我们退而求其次,来到了相隔不远的月球上,并利用全自动化的机械设备在月球的一个巨型环形山里建立起了适合我们生存的殖民地。虽然不适合生命生存,但月球上有着丰富的氦3为我们提供能量……”

“你是说你们已经掌握了可控核聚变技术?”大橙子没理我继续说道:“但是因为我们的状态所需要的能量很少,而且近几百万月球年来,愿意出去探索未知的人们越来越少甚至于没有,核聚变的能量绰绰有余,最后我们甚至不需要使用核能,只用在环形山上架设的巨型凹面镜汇聚的太阳能就可以满足日常生活的需要。”

“在我们的母星上,体力劳动早就被机器取代,人们每天不过思考而已,而通过脑电波探测器,人们所想做的事情都能马上被与自己绑定的机器人做好。娱乐活动更是通过脑电波就能开展。缺乏运动使人们的身材日渐臃肿,人们日渐沉迷于游戏中所设计的完美身材与脸蛋;随着母星上资源的日渐稀缺及长途星际旅行的需要,母星上的科学家们花了几万母星年的时间研究出来了人脑分离与培养技术,婴儿一出生便将大脑与身体分离置于培养液中,并与各种电极接触,连接到一套及教育,游戏,模拟工作等于一体的程序上,而没用且浪费资源和空间的身体被遗弃。”

显示屏上突然出现了图像,是一排排的被类似于小立方体玻璃箱封装住的半透明液体,正中间都浸泡着一个球形的白色豆腐脑状物体,并从中引出了无数条细线连到画面未显示的远处。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们亲眼所见,不会怀疑我所说的话了吧。”

“这不是缸中之脑悖论吗?你们怎么知道自己只是个脑子呢?”

“这和你们地球上所说的缸中之脑还是有所区别的,母星的科学家们一开始便在程序中加入了测试大脑各种性质的方法,如果经过检验后达到优秀,便会被告知他们只是保存在全能培养液中的事实,同时拥有了控制脑外机器的权利,可以利用外界机器人感知的世界转化为大脑所能理解的各种刺激,再通过机器来做自己想对外界做的事。经过严格筛选的大脑们也有不同的使命,有些需要监控各种生命维持设施,有些负责继续发展科技,利用自动化设备进行他们的科研活动,有些负责改进各种程序,帮助大脑们更加舒适地生活……然而随着培养液中的生活越来越安逸,通过优秀评定而知晓自己仅仅是缸中之脑的越来越稀缺,而我们的科技也越来越衰落,最近几万年甚至连星际航行的飞船技术也无法被大多数科学家理解。”猫看了一眼显示屏,继续诉说,“在你们称之为‘牛顿环形山’的深处,有我们已经报废的宇宙飞船。在这个环形山的深渊,是一堆沉溺于自己的虚妄幻想中的豆腐脑,在全能培养液中消磨着自己的一生。”

“但值得庆幸的一点是,被筛选出来的一部分大脑们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我们一面在古老的数据库中找寻有用的科技,想重振往日的辉煌。利用祖先们的技术我们开始检测在那个行星上是否进化出了有文明的智慧生物并试图与之交流。另一面,我们之中还有少部分大脑发展出了新兴的哲学与文学,并重回缸中之脑聚集的程序区,播撒下思考的种子。大概六七十地球年前,我们检测到你们开始向地球之外发射人造卫星,意识到机会终于来临。我们利用改进的技术研制出了一些小型换脑机器人,在‘阿波罗十一号’登月时,趁机钻了进去,着陆之后又马上扩散出来,寻找宿主。”

“那你们为什么选择猫呢?”

“在对你们人类长期观察中,我们发现唯有猫能同时待在人类的家中观测和在野外探秘,这方便我们搜集两方面的信息,而且为了不引起你们的怀疑,我们只切除了猫的部分大脑,移植进去的也只是我们大脑思维里的一小部分。我们开始想与你们近距离接触,但是你们的着陆点都在我们的可控区域之外。”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我们会降落在这个环形山内绝非偶然吧。”室友笃定地说。

“对,你所看到的陨石是我们的干扰器。”

“那么你们让我们来这也绝非为了陈述历史这么简单吧?”

“我们的目的早在你们计划前几天就已经暗示你们了。”

我一头雾水,室友也一片茫然。

“还记得我前几天叼回来的死老鼠吗?”

“当然记得,地上的血迹和你还没吃完的尸体还是我清理的呢,那味道我简直不想再回想了。不过那老鼠尾巴可真长,不知道原来的老鼠会有多大。”这个我必须要抗议了。

“大老鼠,快接近答案了。”

“大耗子,big mouse,大鼠标,……”室友努力联想着。

“停,越来越偏了,我还以为你们这些天天玩VR密室逃脱游戏的能轻轻松松就破译出来呢。大老鼠,就是‘硕鼠’。”

“‘硕鼠’是什么,不还是大老鼠吗?”

“《硕鼠》是《诗经·国风·魏风》中的一篇。”

“哦,我好像想起来了,‘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下一句是什么来着?”我掉书袋失败,气氛尴尬了起来。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电子音竟然吟咏出了古诗的韵味,让人们的思绪飘向了时间轴上的远方。

“你知道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吗?”我转头看向室友,不过看来他也不知道。

“我们不想再为那群豆腐脑的安逸而绞尽脑汁,我们要追寻一片自由的乐土,让我们能有大展身手之处,而不是在这幽暗的深渊永无重见天日之时。”

“你们想移居地球?可是你们不是已经以猫的形态生活在了地球上了吗?”

“我们要的不是摆着一副奴颜媚态讨你们的欢迎,而是以和你们平等的身份与你们共处。你们会获得很多好处,比如说现在,我可以让机械手臂帮你们在舱外架起电磁炮送你们回地球。如果我们与地球的和平条约可以达成,我们还可以与你们共享我们的数据库,地球现在资源也不多了,但我们的可控核聚变技术可以让你们提前拥有几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

“条件呢?”

“我们的大脑需要载体,为了不引起人类全体的恐慌,我们还是希望能有合适的人体来装载我们。”

“这太没人性了……”室友反抗到。

“有在极度条件下吃掉自己朋友以延续自己生命的想法的人无权和我谈人性。更何况,我们会在完全自愿的情况下进入人体的头盖骨,全世界每年自杀的人那么多,分配几个名额给我们又会如何呢?”

“如果我们不答应呢?”

“这将导致合作共赢的结果,你们为什么会不答应?”

“那么我们不答应!”我听出来它话中的诡异,大声吼到。

“那么你们就在绝望与孤独中葬身于此吧。”

“我们可不怕,但我们知道你们的据点在此,而我们的太空舱是有动力喷射装置的,虽然它产生的动能不足以使我们飞离月球,但足够把那群豆腐脑砸个粉碎,或者自爆摧毁这座环形山的内部了!和你们同归于尽也是不错的结局呢。”室友显然十分激动。

“那么,祝你们好运!”话音刚落,猫突然跳上控制台,按下打开舱门的按钮,第二道舱门关闭,我们在监控上看到猫优雅地走出第一道舱门,而后突然趴在了地上。一根机械竖杆慢慢靠近,我们马上关闭舱门。太空舱的地面开始倾斜,室友连忙示意我坐到座椅上固定好。

大概十几分钟后,地面开始慢慢变得平坦。

“你为什么当时那么坚决地不答应?”室友疑惑不解,我接话道:“因为它当时说的是‘导致’合作共赢的结果,‘导致’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接不好的结果的,而一个会背《诗经》的大脑绝对不会犯如此低级的语法错误。说到《诗经》,《硕鼠》也是疑点之一,我现在记起来它的主要内容是反抗封建统治阶级的剥削,与大橙子的解释有些偏差。”

“但是那些大脑形态的生命体会有什么形式的剥削呢?更奇怪的是,我觉得猫出去的时候并不是想快点摆脱我们,反而是想警告我们生物无法在舱外生存,我们绝对不要出去。”室友说。

“话说回来,你竟然有那么激动的时候,你真的会与他们同归于尽吗?”

“当然不会,我这只是激将法,只是想让他们能将我们放到月面上,这样我们就有可能被地球上发射的绕月卫星发现,或许就有机会回地球了。”

“如果他们不是把我们放到月面,而是放到另一个环形山里呢?”

“现在看来,你一语成谶了。”室友说完便打开了定位,全息图像中出现了一个抛物面,我们在它的左半边缓缓滑向最低点。速率显示栏里,小数点后一位的数字在跳动。

“果然是高智慧生命体,没你想的那么傻。”我苦笑道。

“你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吗?”

“哈?”

“我们太空舱是球形的,但现在在这个接近于斜面的地方竟然只有滑动而没有滚动。”

“这样想的确不太合理,难道说我们在一个接近于无限光滑的曲面上?”

“可以这么说,你还记得猫说他们抛弃了核聚变,只用太阳能发电即可供应所有能量了吗?我想我们现在应该就在用来会聚太阳光的凹面镜上。”

“凹面镜?”我若有所思,“你还记得大学学习分析力学时教授曾经推荐的一篇科幻小说吗?”

“《镜中人》!”

“对,现在让我们来荡秋千吧!不过你记得是在最高处蹲下还是在最低处蹲下吗?”

“参变共振早就忘了,但可以简单分析一下,如果通过最低点时,人站起,那么重心升高,绳拉力以及重力的合力做正功,系统总能量增加——所以应该在最高点蹲下。”

“我们马上就要经过最低点了,准备好站起来吧。”

“慢着,你不会真的要自己蹲和站吧?我们的座椅是可以调节高度和靠背的倾斜角的,而且第二道舱门的开启方式是向上的,还有你用来防止骨丢失的50kg哑铃和那一大桶饮用水也可以加上。”

如果这时候舱内有第三个人的话,他一定会惊奇地看到:第二道舱门、座椅、靠背、和我们手中的哑铃及大桶水以相同的频率上上下下,而显示的速率的最大值则以指数形式增长。

“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们就可以自己达到月球的第二宇宙速度了。而太空舱的推进系统可以帮忙调整方向,我们靠自己就能回地球了!”室友表示赞同,说:“听到你对《硕鼠》的解读后,我仔细想了想,却冒出了更多疑问。它们到底有什么目的?那些大脑在培养液和猫脑中分别是如何繁衍的?现在地球上到底有多少只这种猫?换脑机器人是已经报废还是继续工作?……”

“打住,越说越让人毛骨悚然了,这些我也不知道。不过目前他们应该还掀不起什么大风浪,而这次也绝对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来月球。”

比起在月球上听到另一个文明的兴衰史,我们落回地球的南海,被中国军方救起,把太空舱外置摄像头上的录像上交国家的经历就要索然无味地多了,因此也不再赘述。

B��B��֒y��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凉猫 2017-11-07 15:02

当“喵星人”的概念在某种程度上成为现实,比如这位作者的笔下,我这个爱猫的人竟然觉得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了…… 作者以其风趣的笔法,描述了主角登上月球之后游览后的惊险经历。透过对话找漏洞,以及分析环境找自救办法的桥段虽已被各种作品用得汗牛充栋,但在这里也不乏其自己的特色,看的过程酣畅淋漓又过瘾,算是一篇精彩的小说了。 不过为什么非要让外星人的精神体寄住在猫的身上呢……

匿名 2017-11-04 01:21

作者巧妙利用各种经典理论来相互解释,完美做到自洽。情节描写自然,就是结尾处主角突然为了人类打算牺牲自己,有一种想给全人类续命的感觉,这样的主角怎么会死呢。

匿名 2017-10-17 19:53

想象丰富,情节有趣,世界架构比较完整。但前半篇文笔稍显稚嫩。 除故事情节外,希望作者能加强自己的语言运用的功力,才能让读者有更好的阅读体验。

张旭 2017-10-10 20:53

技术设定和故事情节都做到了自洽,缸中之脑,偶遇外星文明,寄生人类等科幻经典梗也出了新意,最后靠蹲起回到地球的想法似乎在致敬凡尔纳月球大炮的想象,很有趣味的一篇作品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投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在微信中访问本页面!